母亲的厨房
青岛全搜索电子报   2018.07.12 星期四

    在我们家,厨房是母亲的舞台。在这个舞台上,母亲用一双巧手弹奏着锅碗瓢盆交响曲。儿时最温暖的记忆,便是母亲在厨房忙碌的身影。
    上世纪70年代末我上小学时,在农村房屋的格局中,厨房居于中间位置,并且是面积最大的房间。厨房一般设有两个灶台,东一个西一个,各放一口大锅。每天放学回家,饥肠辘辘的我就一头扎进厨房寻找可吃的东西,能找到的总是些上顿饭剩下的难以下咽的地瓜干,只好勉强吃几口就去做作业。那时,我最盼望的就是过年过节能吃上好饭。每到年节的时候,母亲就在厨房格外忙碌,锅里的饭一改平时的寡淡,变得五颜六色。白白胖胖的是馒头,这是奶奶的专享;金黄色香喷喷的是玉米饼子,这属于干重活的父亲;煮得通红的是红薯,是母亲和我们兄妹的饭食。母亲在厨房一边做饭,一边腾出手来往炉灶里添几把柴,经常被烟熏得流泪。她不时撩起围裙擦擦眼睛的情景,在我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
    进入80年代中期,随着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推行,家家户户有了足够的粮食,手里有了一定的存款,吃饭已不是最迫切的问题,住房成为人们关心的大事了。我家盖起了崭新的大瓦房,母亲的厨房面积小了许多,由两个灶台变为一个,另一边放置了一个高大的饭橱,而且用上了煤气灶。我对煤气灶非常好奇,母亲做饭时我经常站在旁边看究竟怎样操作。母亲轻轻拧开煤气罐的阀门,然后划根火柴点燃煤气,火苗就“噗”的一声蹿起来,往往吓我一跳。有了这个新式灶台,母亲煎炒烹炸得心应手,饭桌上的食物更加丰盛了,以前很少吃到的馒头成了主食,时令菜也多起来了。母亲常常感慨:“如果你奶奶还在的话,她老人家就可以天天吃馒头了,那该多好呀。”这时父亲也会叹息:“哎,她老人家没赶上好时候啊。 ”
    在厨房里一年年操劳的母亲,已经生出白发,皱纹爬上了额头。我们也逐渐长大,成家立业。 90年代,我的两个侄子相继出生。随着家中人口的增加,原来那个老式人工点火煤气灶已不适应大家庭生活的需要,父亲买回一个双灶头电子打火煤气灶。接下来,母亲的厨房又增添了电饭煲和微波炉。我每天下班回家,电饭煲里米饭的清香溢满整个厨房,微波炉里面包的香味扑鼻而来,锅里更是飘出诱人的菜香。母亲一边和我说话,一边逗着孙子,一大桌饭菜很快就搞定了。我每次都劝母亲歇着让我做饭,母亲却笑着说:“我摁个开关,拧个阀门,还能累着?”一脸的幸福和满足。是啊,家里人口多了,需要的饭菜也多了,母亲反而觉得轻松了,这多亏了厨房里增添的几个现代化物件,它们已成为母亲的好帮手。
    2001年,父母重新装修了房子。厨房退居一隅,成了面积最小的房间,拆除了大灶台,取而代之的是一排漂亮的橱柜,还安装了抽油烟机,母亲再不用在烟雾中忙碌了。电磁炉、电饼铛也陆续进入厨房,母亲的舞台实现了“无烟化”。
    母亲的厨房不断变化,不变的是母亲对家人的爱。在这些变化中,我体味到了慈母情,更品尝到了富民政策在农村结出的硕果。

-----------------------------------------------------------------------

我要报料 (有奖报料:50——5000元)

  • 网络报料台 随时随地 极速报料
  • 电话报料:66998651 邮箱报料:gaoyunling@qing5.com
  • QQ报料:
  • 手机报订阅:移动手机发送字母KTQDP到10086 每月3元

今日推荐

图说天下更多>>

2009-2018  青岛掌控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证:鲁ICP备10203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