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 澡
青岛全搜索电子报   2018.07.12 星期四

    去澡堂洗澡,在几十年前差不多能算一种仪式。过春节前,大家才舍得花钱涌进澡堂子。传统的大澡堂子人满为患,很多是全家老少一齐出动的。那个时候算是大澡堂的黄金时代吧,在青岛就有名噪一时的博山路天德堂、平度路玉生池、保定路三新楼等等,后来都风光不再甚至消失了。
    二三十年前,冬天的澡堂子门口挂着厚厚的棉帘,浴池门口散落一地拖鞋,经常还配不成双,要么全是左脚穿的,要么全是右脚穿的。浴池浪费水也很惊人,很多踏板式淋浴头一直哗哗地流着,有时候是热水,有时候水流又变细了,而且总有几个淋浴头是坏了的。几个人挤在一处,蒸汽弥漫,雾气腾腾,某些勤俭节约的中年大妈,在公共浴池里,除了把自己洗得基本晕眩之外,差不多捎带着也把衣服洗过了。
    作为员工福利之一种,单位开设过一阵子澡堂。午休时间大家端着盆说说笑笑地去往澡堂子,有人还把刚会走路的小朋友也带上。一路摇摇摆摆的小朋友,往往是带着玩具来,大澡盆里就漂起了小黄鸭。
    蹭澡知道吗?说起来,现在的年轻人都不可想象。在二十几年前,因公入住星级宾馆的人会招来亲友蹭澡。星级宾馆全天候热水供应,一晚的住宿费上百元不必自掏腰包,可是住在里面的人吃泡面一点也不稀奇。有人住下了,陆续就有亲朋好友进了宾馆,一人接一人洗澡,然后大家都面色红扑扑,头发湿漉漉地谈天说地,搞笑得很。
    上世纪90年代初,外形像船一样的单位集体宿舍竣工了,设计先进,还通了暖气,对外宣称有热水管道和冷水管道。一分到宿舍,我们就冲了进去。里面居然有浴缸,拧开有热水标记的水龙头,“噗噗噗”,只是发出了空洞的声音,哪里有热水?天长日久,那白色的浴缸也就成了摆设,也有人把它当成了鱼缸。单身宿舍旁边开了一家川菜馆子,有奇思妙想的同事在浴缸里放了几条鱼,在周末的时候捞出来做酸菜鱼吃。浴缸变鱼缸,也是一则真实的笑话。
    后来,热水器逐渐进入家庭,这是一种了不起的跨越。那时的热水器烧液化气,报纸上不时地提醒人们,关门闭户洗澡有危险。碰上液化气罐没大有气了,假如是冬天,只好裹着浴巾在里面瑟瑟发抖,而外面的人就会把罐子放进洗脸盆中,浇上热水,再使劲地晃啊晃啊,直到将受热膨胀的余气给逼出来。这样的时候,洗澡差不多成了一种惩罚。再后来,生活真是大变样,各种热水器的安全性得到极大提升,洗澡变成了日常生活方式之一,即开即洗,根本不再是仪式。
    去年,我们为了拍微电影《鲸鱼》,需要在青岛找一个老澡堂子。之前看过一部在青岛拍摄的电影 《少年巴比伦》,路也的小说改编的,在老青岛碱厂拍的,里面有一场大澡堂比拼洗澡的戏,好大的浴池,昏黄的色调,暧昧的气氛,暴力的场面,人人肩头搭一条毛巾,雾气漫漫。但现在市区的澡堂多是韩式的,汗蒸甚至还带着自助餐,没有充满历史韵味的老澡堂了。找啊找,找了好几天,终于在朋友的推荐下,找到了火车站附近的很有年头的康信楼浴池。这家浴池的小窗口,还是卖着当年的小而窄的纸澡票。
    这种澡堂子,跟已经离我们远去的戏园子、老茶馆有着差不多的性质,兼着人情往来,消磨时光的功能,带着几分文化味道,老人们聚在里面聊天、喝茶、吃点心、下棋,优哉游哉。
    现在洗澡的形态也多样化,室内室外的,甚至家家可以随时随地洗澡,这才是四十年来最大范围的美学方式的演变,也说明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当然,从文化意义上来说,也有不少人慨叹大澡堂子的衰落,甚至也有提议说要保留大澡堂子,这也许是都市呼唤传统文化回归的一种途径。

-----------------------------------------------------------------------

我要报料 (有奖报料:50——5000元)

  • 网络报料台 随时随地 极速报料
  • 电话报料:66998651 邮箱报料:gaoyunling@qing5.com
  • QQ报料:
  • 手机报订阅:移动手机发送字母KTQDP到10086 每月3元

今日推荐

图说天下更多>>

2009-2018  青岛掌控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证:鲁ICP备10203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