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旧物
青岛全搜索电子报   2017.12.07 星期四

    江南水乡很多景点都是后来修葺的,修旧如旧,为的是尽量接近历史原貌。但纵使有最初的模样,却毕竟不是原物,看上去有点虚浮。
    真实的旧物件,是有故事有温度的。比如我家中的一床垫单,因为经历的岁月太久,中间被洗得透了亮。我将薄如蝉翼的部分剪下来,剩下的四边又缝纫起来,一床一米五的垫单就缩减为一米二的了。爱人见了,一脸不屑:“再买床就行了,犯得着这么节省吗? ”他不知道这床垫单的来历。
    如果说,一床垫单已经五十多岁了,村里至少十户人家借用过,这或许让人难以置信。而事实的确如此,这条垫单是父亲当年用退伍金买的。他不止一次提及过,那年买了一床上海产的垫单、一双皮鞋,都是为结婚准备的。买给母亲的礼物有三件,一条杭州产的丝巾、一本《青春之歌》、一本《林海雪原》。母亲一直将那条丝巾放在箱底珍藏着,每年夏天晾晒时我才得一见。
    我儿子长到一岁就送给母亲照看,看见宝宝的下巴被毛衣蹭红了,母亲非常心疼,赶忙找出那条丝巾给宝宝围上。我再见到那条丝巾时,它已经褪色了。至于那两部小说,村里的年轻人几乎都传看过,后来不知所踪,和父亲的皮鞋一样。留存至今的,除了那条土黄色丝巾,就是这床蓝绿色印花垫单了。
    这床垫单质地优良,花色典雅。父母结婚那天,只铺了一个白天,晚上就被母亲收起来了。不料还是被村里人惦记上了,谁家办喜事都来借。母亲虽内心不舍,但碍于面子不好回绝,只能左叮咛右嘱咐:“白天当面子看看可以,晚上绝对不能垫啊。”那时的人都守信,第二天就带着喜糖把垫单原样奉还。即便如此,拿来送去,经过的手多了,垫单还是不比从前光鲜了。母亲舍不得清洗,因为洗过就不算是新的了。不仅娶媳妇的人家,村中有几位姑娘出嫁也来借过,我见过她们用红线逢了对折处,摆放在所有嫁妆最显眼的地方。
    时光荏苒,垫单已经慢慢老去。母亲早年是准备留给大哥结婚用的,大哥嫌旧不肯要,母亲只好又把它压到箱底。我知道它的来历,后来请求母亲割爱于我,成了它的新主人。尽管质地优良,但棉织物搁置了半个世纪,经不起洗衣机的折腾,只能小心手洗。可我,还是割舍不下,如同母亲对它一样……
    家里的老物件,总能让人想起一段事、记起一个人。我家那把“王麻子”剪刀,是堂姐第一次去北京带给母亲的礼物,母亲舍不得用,一直放在衣柜的抽屉里。我上班时,父亲给我准备了这把剪刀和一台老虎钳。从没单独过日子的我,根本体会不到它们的作用。等我结婚后,这两个物件就派上了用处。直到剪刀卷了口,老虎钳生了锈,我也舍不得丢弃。因为只要看见它们,我就会想起父母,无论什么季节,心都是暖的……

-----------------------------------------------------------------------

我要报料 (有奖报料:50——5000元)

  • 网络报料台 随时随地 极速报料
  • 电话报料:66998651 邮箱报料:gaoyunling@qing5.com
  • QQ报料:
  • 手机报订阅:移动手机发送字母KTQDP到10086 每月3元

今日推荐

图说天下更多>>

2009-2017  青岛掌控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证:鲁ICP备10203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