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还是糁儿粥
青岛全搜索电子报   2017.12.07 星期四

    在我的家乡江苏如皋,人们最喜爱糁儿粥,总也离不开。早年的糁儿粥,有玉米糁粥、大麦糁粥、元麦糁粥之分,用来熬粥的玉米、大麦要新,使用的水以天落水为上,井水次之,河水最差。
    我奶奶最会熬粥,她左手捏住瓢把轻轻抖动,糁儿就纷纷扬扬飘落到锅内。右手握着勺柄快速搅动,糁儿和米粒很快就融合了。然后,小火慢炖至香气缭绕。捧起粥碗,白玉米糁儿晶莹剔透,缕缕清香犹如百合。
    孩提时,我家早晚两顿大都吃粥。因为粮食缺乏,餐桌上的粥稀薄得能照见人影。村里各家的饭食基本如此,天长日久,小孩子们都是肚皮大四肢细。
    家乡人喝粥,再平常不过。做母亲的,熬好粥静静等待儿女归来;做妻子的,早早起来为丈夫端上一碗糁粥,这样的场景随处可见。赶上农忙,家家户户早上熬一大锅粥,吃好了再带一些到田头,中午就在地里吃粥,谓之为“连二顿”,既果腹又解渴。而在寒冷的冬夜,喝过一两碗薄粥再睡,心里会踏实很多。
    至于家乡人为何如此嗜粥,有人说是因为穷,吃粥历来都是贫穷的象征。秦观有诗:“日典春衣非为酒,家贫食粥已多时。”《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举家食粥酒常赊”更令人心酸。历史上每遇荒年,都有大户人家设粥场搭粥棚赈济饥民,乃积德行善之举。我的家乡,过去甚至有“一粒米煮一锅粥”之说。但今日的家乡人还是喜欢吃粥,就与贫穷没有关系了。沿袭传统习俗之外,更多是出于养生的目的。现在的家乡人,熬粥时会加上一些补品或者药材,粥也就有了新花样,如薄荷粥、枸杞粥、半夏粥等等。
    古往今来,文人墨客还留下了咏粥话粥的诗文。李商隐赞粥道:“粥香饧白杏花天,省对流莺坐绮筵。今日寄来春已老,凤楼迢递忆秋千。”陆游对粥更是情有独钟:“世人个个学长年,不悟长年在目前。我得宛丘平易法,只将食粥致神仙。”当代作家孙犁也在《吃粥有感》里写道:“我好喝棒面粥……冬天坐在暖炕上,两手捧碗,缩脖而啜之,确实像郑板桥说的,是人生一大享受。 ”
    我家乡那些常年漂泊在外人,回老家时最喜欢吃的就是粥。每逢暑假或腊八节,我都会带着爱人孩子回到老家,和父母一起熬上一大锅粥。全家人一边喝粥,一边聊家事,其乐融融。

-----------------------------------------------------------------------

我要报料 (有奖报料:50——5000元)

  • 网络报料台 随时随地 极速报料
  • 电话报料:66998651 邮箱报料:gaoyunling@qing5.com
  • QQ报料:
  • 手机报订阅:移动手机发送字母KTQDP到10086 每月3元

今日推荐

图说天下更多>>

2009-2017  青岛掌控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证:鲁ICP备10203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