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夜空星光闪烁
青岛全搜索电子报   2017.11.15 星期三

    二十多年前的深秋,还是在青岛纺织工学院,我读到了校报刊登的王昌尧的《致秋》。“我能为你做点什么,秋? ”这不正是我呆立在校门口望着满地梧桐叶的心语吗?有了这一契合,这首诗绚丽纷呈的意象美深深打动了我。秋的景象在诗人心目中是 “富丽的展厅”“白云在你庭院里醉然舞蹈”,一句“小河旁的画架已换了三次画布”,一个 “换”字,惟妙惟肖地把“画架”“画布”两个比喻意象动态地组合,展示了小河三个季节不同的如画美景……
    “我所有的歌声都在夏天里焚烧了”,崭新的意象掀开被耽误了的那一代人的生命状态。虚写实写组成生动充满活力的意象,把诗人内心情感和现实景象汇成天地人三维空间的递进画面,唱出了那一代人的心曲。诗人倾心感受生活、敏锐捕捉诗意,精心取舍表象素材,真挚炽热的情感始终运行在诗中。
    没有想到,二十多年后王昌尧仍然写诗,并且出版了诗集《我的秋千》。今年国庆长假,恰值深秋,风一天凉似一天。夜晚端坐桌前,面对窗外浓黑的夜色,读着这些饱含人生况味的诗句,仿佛暗夜也有了亮点。
    诗人并没用秋千这个实物去比喻另一种实物。显然,在诗人心里,秋千有着特殊的含意,并加以“我的”突出诗人和秋千的亲密关系。秋千,是诗意创造的象征性的意象,既蕴含着无与伦比的母爱,又暗示着母爱双向交汇的亲子之情。秋千,是可以荡来荡去的,荡出去的是秋千上的人,而不是秋千。一个人在年轻时总想远走高飞,只有到了一定的年龄抑或是自己有了孩子,才会体察到孩子远行时母亲的难舍难分又无可奈何,以及接下来无休无止的牵挂。而漂泊在外的孩子又何尝不想念母亲?这种想念,随着母亲年龄的增长也日渐加深。和母亲的分离,是人类必经的情感剥离。再者,荡出腾飞的是孩子内心的愿望和自身的努力,几时能荡回来?秋千的意象,内涵丰厚,给人留下无限的联想空间。 “我的秋千/在母亲的眉目间/从老屋的槐木门槛/一荡五十年。 /荡绳悠长/荡板温柔/绳是母亲的牵挂/绵长悠远/板是母亲的关爱/夏凉冬暖”,从秋千的构成实写荡绳、荡板,组成一个个比喻意象,营造出节奏明快的情感美。
    读王昌尧的诗,深为他那新颖独特的意象而心动。许多难以表述的细腻情感,被他用心灵熔铸的意象,含蓄婉转地倾吐出来:“多少年我繁繁复复练习你的名字/想把她写得像彩虹一样横空美丽。/无数的夜晚我被天幕上的星星叫醒/听它们给我讲它们点灯和过目的故事/听它们学你儿时咿呀的学说和稚气的哼唱,/我静谧地倾听,然后用泪光把夜空丰富。 ”这是诗人《给女儿》中的一段。这委婉细腻的倾诉,哪里是要把女儿的名字写得横空美丽?分明是多少年呕心沥血的抚育,使女儿志存高远具有远离尘事的美丽;那无数的夜晚,哪里是被星星叫醒,分明是一个父亲深藏在心底的思念使他不能入眠;哪里是听星星讲什么学什么,分明是过往无数次灯下给女儿讲故事、女儿咿呀学说和稚气哼唱的场景在他脑海里再度回放。在这时空交错的美丽意象里,诗人的心已超出思与想的静止画面,进入听的动态往事里。一句“泪光把夜空丰富”,像破堤的江水,把思念推向波浪的顶峰,唤起读者强烈的美感共振。
    情感日趋淡薄的后现代,拜金主义毁坏了人间许多的美好。这个沉重话题,《原本一起走》却写得那样轻巧:“原本一起走的。 /你去追捡一枚硬币/风回来了,/你却没有。 /空空荡荡的路,/印一串歪斜的影子。 /我仍在那条路口,/持一片写满风和日丽的叶子/不知寄向哪里。 ”“追赶一枚硬币”比喻意象简洁清新;“写满风和日丽的叶子”以象征意象描述一起度过的平和美好的时光。像诗人所有的诗一样,风、路、影子……意象连着意象,宛若一串美丽的珍珠让人想起跌宕不已的时代潮汐。
    而《两个人》《一生面对》《远方望远方》则是以多种意象反映了美好的人际生态。新颖的表达,给人留下了绵绵的回甘。 《忧郁的1999》《孤灯》等,是诗人对生命在广阔社会的价值取向的深刻思考,担当的使命感跃显在意象丰盈的诗句,滴在人心灵的是实实在在的沉重。
    王昌尧的诗不是浮光掠影的浅吟,也不是花前月下的低唱。窗外,清冷的深秋之夜仿佛是诗的底色,那些美的意象便是这夜空中的星光。

-----------------------------------------------------------------------

我要报料 (有奖报料:50——5000元)

  • 网络报料台 随时随地 极速报料
  • 电话报料:66998651 邮箱报料:gaoyunling@qing5.com
  • QQ报料:
  • 手机报订阅:移动手机发送字母KTQDP到10086 每月3元

今日推荐

图说天下更多>>

2009-2017  青岛掌控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证:鲁ICP备10203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