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西游”,还是耍猴?
青岛全搜索电子报   2017.07.17 星期一

    让不少人期待已久的《悟空传》终于上映,然而这部万众期待的片子在豆瓣的评分却仅有5.8分,电影对于原著的过度改编成为了最大的槽点,影迷在评论中吐槽:《悟空传》缺少了原著中的精髓,而是替换成了大段大段的特效;虽然是“改编”,但《悟空传》电影却将原著的核心都抛掉了。没错,除了人名相同之外,我们已经无法从电影中看到一丝一毫原著的故事了,仍然挂着《悟空传》这个名头,实在有点挂着羊头卖狗肉的嫌疑。
关于原著
原著悟空被迫踏上取经路
    原著作者今何在以 “原作者现身说法答高考语文试卷”的姿态,称:“结果我发现比我预想的好得多……不能说完美,但也找不出什么槽点”。其实对于影片质量,今何在肯定是心中有数的,如果真是一部好电影,他完全没有必要第一时间跳出来为电影辩解,就像斯皮尔伯格没必要在拍完《辛德勒的名单》之后出来强调电影好看,卡梅隆没必要在《泰坦尼克号》上映之后出来叫嚣影片完美,观众的口碑已经说明了一切。
    17年前,当今何在更新完《悟空传》的最后一章时,他一定不会想到,这个全新的西游故事将被迅速经典化,并撬动中国文学版图。
    事实上,《悟空传》写成于今何在大学毕业后的第一年,在这个有趣的人生结点上,今何在创造了一组西天取经的人物群像,他们恰好也是世纪之交中国青年的社会镜像:大智若愚坚持理想的唐僧,深深掩藏感情与痛苦的猪八戒,迷失自我狂躁不安的沙僧,还有那只时狂时悲的精神分裂的猴子。
    今何在以自叙抒情的方式替那一代青年人苦苦追问:如何才能在“小时代”做个“大人物”?正是对“大”的追问,使得《悟空传》突破了《大话西游》的既有框架,周星驰舍不得解构的那份爱情,被今何在化归于“理想”之下。从赞美爱情到伤悼理想,《悟空传》把《大话西游》的“心理年龄”陡增了几岁,而这个微妙的年龄差,恰是大学生从走进校园到走向社会的几年之间。
    时光流转,书中是五百年,现实则是17年。书中那个桀骜不驯的悟空,最终被迫踏上取经路,“金箍当头,欲说还休”。现实中那个快到不惑之年的今何在,最终卖出人生最大IP,心虚之余在豆瓣卖力吆喝。
关于电影
剧情尴尬拖沓难比经典
    今何在还在努力解释:“这部电影不能按照小说拍,会结构失衡;这部电影虽比不了《东邪西毒》《大话西游》,但你们要想一想,当初这两部片子票房可不咋样;大家对于好电影的追求,是不是叶公好龙? ”
    那么即便不从艺术和理想的角度去看待这部电影,《悟空传》就真的好看吗?
    电影以一个“差生孙悟空”在天庭课堂暴打“富二代同学巨灵神”作为开头,从一开始便让人觉得不知所谓,想要无厘头,却并不搞笑,徒留一影院的尴尬。紧接着,西游三人组外加二郎神和阿紫莫名其妙坠入凡间并失去法力,与一众凡人开展了一次轰轰烈烈的古代版人工降雨活动,并最终战胜了“妖云”,天降甘霖。在此期间,阿紫莫名其妙地喜欢上孙悟空,并且为了刻骨铭心而刻骨铭心,整个电影剧情仿佛小学生春游游记,流水账里面还要强加一段为赋新词强说愁。
    接着,阿紫照例死了,但是完全没有《大话西游》里看到紫霞去世时的那种心痛,而是像看到一个无关的配角终于打了酱油、领了盒饭一般让人无所谓。大概是导演也有自知之明,并不敢给这个角色冠以紫霞之名,而以阿紫指代。
    当观众终于快要忍受不了拖沓的情节之时,电影终于要进入高潮阶段,期待中的激烈打斗场面终于要来了吧?可惜导演偏偏在这个时候刷了个 “机灵”,让观众玩了次意外,孙悟空用一棒子就打死了最终的反派,然而其它的所谓神妖大战全用画外音代替,就连原著中那句最经典的台词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也是在这画外音中出现,因为编剧显然在整个电影中都找不到插进这句台词的地方。
    最后,经典的《小刀会序曲》如约而至,却让人完全没有看《大话西游》时的激动,倒是让人有点“解脱”的感觉——持续两个小时的尴尬终于结束了。
    就这样一部连爆米花都称不上的电影,今何在还是不要拿《东邪西毒》与《大话西游》比较了吧?
关于西游
IP还能被消费多久?
    最近几年,观众们在大银幕上看到的西游IP电影简直太多。 2013年春节档,周星驰导演的电影《西游降魔篇》获得口碑与票房的双丰收,2015年动画片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又带了一波节奏,于是一大拨电影人就仿佛闻到味儿的某种昆虫一拥而上,《西游记之大闹天宫》《万万没想到》《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大话西游3》《大闹天竺》《西游伏妖篇》等改编电影蜂拥而至。
    “西游”这个标签似乎成了电影票房稳赚不赔的保障,制作方争相把明星效应、特效奇观、娱乐精神作为瓜分市场的度量衡,为商业成功量身订做剧本,以市场营销吸引观众进入影院。然而,随着一个又一个烂片的消费,《西游记》这个老IP还能被消费多久?
    在盛产“魔神小说”的明代,《西游记》能够脱颖而出并流传至今,成为中国古代四大名著之中唯一一部“神魔小说”,所凭借的并不仅是作者所创造的 “神魔精魅”,而是用“有人情”的神魔和“通世故”的精魅比喻了生活。
    电影《大话西游》与改编小说《悟空传》的成功,是因为他们解构了爱情、理想与现实,将原著彻底颠覆,却让受众真切地进入了那个充满着幻想与现实纠缠的世界。
    然而如今的西游改编作品,却少了些思想与生活,多了堆单纯的感官刺激。当观众们开始对这种感官刺激审美疲劳时,大概就是西游IP落幕的时候。 赵亚麟

-----------------------------------------------------------------------

我要报料 (有奖报料:50——5000元)

  • 网络报料台 随时随地 极速报料
  • 电话报料:66998651 邮箱报料:gaoyunling@qing5.com
  • QQ报料:
  • 手机报订阅:移动手机发送字母KTQDP到10086 每月3元

今日推荐

图说天下更多>>

2009-2017  青岛掌控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证:鲁ICP备10203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