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的手表
青岛全搜索电子报   2019.05.18 星期六

插画 阿占
    实在记不清有多久没戴手表了,大概是手机上有计时器,手表就不愿意戴了。本来手腕子上多个累赘就别扭,表带松紧都不是,紧了勒,松了掉,反正没舒服过。当手机有了计时功能,手表就放在抽屉里了。
    幼时看大人手上戴块表觉得十分神气,至于时间好像没那么重要。我就见过大人新添置手表后,一天老是问别人几点了,边问边显摆自己的新表。如果别人笑他几句,他就说:我只是对对你的表准不准。
    日子穷时,手表是个人最重要的财产,当时全国商场里卖的最贵的商品就是手表了,北京商场里卖的最好的手表是上海牌的,这让北京人很丢面子。我小时候质量好些的商品都是上海生产的,连奶糖都是上海大白兔的最好。我就不明白大白兔产奶么,为什么奶糖不叫大白牛,偏叫大白兔呢?
    上海牌手表在五十年前一百二十元一块,这在普通人挣三四十元的年代,这一百二十元算是天价,所以买得起手表的人非常少。记得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南京出了款紫金山牌手表,价格超便宜,只要三十二元,老爹不知走了什么关系买了一块,也挺漂亮,走起来一天最多就差个几分钟。
    那时的手表每天要上弦,这是我最爱干的事情。父亲告诉我上弦要悠着劲,千万别用力过猛将弦上断,我天天小心翼翼地为手表上弦,好像从来也没有上满发条过。终于有一天我上发条时感到手劲打滑,才知道手表弦上满是这样一种感觉,如此神妙。多年以后,当我自己买了一块自动上弦手表,先是一阵快乐,后是一阵甩动胳膊,终于手表不用惦记上弦这事了,但那种简单的乐趣也在不知不觉中永远地没有了。

-----------------------------------------------------------------------

我要报料 (有奖报料:50——5000元)

  • 网络报料台 随时随地 极速报料
  • 电话报料:66998651 邮箱报料:gaoyunling@qing5.com
  • QQ报料:
  • 手机报订阅:移动手机发送字母KTQDP到10086 每月3元

今日推荐

图说天下更多>>

2009-2019  青岛掌控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证:鲁ICP备10203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