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票有先后费劲无差别
青岛全搜索电子报   2019.05.18 星期六

    林俊杰青岛演唱会,我只参加过一场,那是2004年,林俊杰还在海蝶唱片,我跟着林俊杰和海蝶老总毕晓世的巴士开进天泰体育场,感受歌迷汹涌的热情。隔年,林俊杰重返青岛宣传新专辑《编号89757》,还在《青岛晚报》的“星派对”里留下了一首他写的英文诗。不知道那天在场的歌迷,有多少把初心坚持到了2019年。同公司的阿杜,曾经让歌迷从原海信广场门口排队到江西路的电线杆,现在已经沉寂许久;同时代的李玖哲、方大同也渐渐声势黯淡。演出市场淘汰率那么高,林俊杰幸存到今天,演唱会仍然能开票就抢光,这15年来一定发生了什么,让这个看上去很乖的新加坡男生,把人气坚持到了今天。
    今年林俊杰“圣所”演唱会,歌迷购票不仅要拼手速,还要拼知识量——买票前要先回答一张问卷,题目包含“林俊杰第一个徒弟是谁”、“‘圣所’用英文怎么拼写”等林林总总。追星的门槛越来越高了,更多的时候,演唱会不是一群消费者去听歌、看秀,而是一群“同好”、“同人”来享受一种崇拜的气氛,这种气氛能否被外界明了并不重要,光是内部购买已经足够撑起巨大的市场了。而对于普通人来说,想单纯看个演唱会、听几首金曲难度越来越高:你有钱,不一定能买到票。想要买票,必须是一种追星文化里的“自己人”。所以,当我们察觉到“全城抢票”的盛况时,实际上只是因为,我们还没在这个崇拜圈内,没进入这个游戏里。
演一场,火一场
    从刚刚落幕的李荣浩演唱会,到即将上演的林俊杰演唱会,都是票房火爆、全城抢票,青岛突然成了演出福地,演一场火一场。在业内人士看来 ,这一现象其实很好理解:华语乐坛已经多年没有重量级新人出现,而唱片业不复当年盛况,新公司倒闭,老牌公司萎缩,不肯推新人新唱片,导致乐坛出现断档。侥幸成名的歌手们,自然淘汰了一批,人气消磨了一批,剩下不多的几个都成了香饽饽,得到了大量资源倾斜。能够开体育场演唱会的,起码要积累百万甚至要千万歌迷量,这些歌手就那么几个,不听他们,真的没有备选的新人了。
    21世纪前十年,演唱会市场曾经有一波热潮。最火热的时候,传销公司都投资做演唱会。然而热潮背后是大量的演唱会赔钱,张学友都有票卖不动的场次,演出方挖空心思找噱头,周杰伦与蔡依林分手后,两人的“双J”演唱会竟然开到了青岛,两位天王天后为了出场费真的蛮拼的,现在看来这种噱头虽然能卖票,但对艺人形象绝对是损害。这场热潮的好处是,演出商真正辨认出来哪位歌手有市场:一些老歌手看似名满天下,可惜在北方没人买账;有的年轻歌手看似拿奖无数,但他的歌迷就是不爱买票。对照十年前的演唱会,你会发现:怎么张惠妹好久没巡演了,怎么任贤齐局限在那几个城市开唱,怎么周传雄销声匿迹了……精准淘汰掉不赚钱的歌手,剩下的歌手,都是多年市场验证会赚钱的摇钱树,因而他们被演唱会资本重注投入,开一场就火一场。
    也是在最近十年间,上游公司加强了对演唱会的控制。顶级歌手的公司与演唱会承办公司合作多年,形成了事实上的垄断关系。业内人士透露,像是几个顶级男歌手的国内巡演,主办权一直控制在固定的公司手中。对于歌手来说,这种联盟关系可以让歌手对演唱会的控制权增大,从舞美、曲目、造型都能实现歌手、唱片公司的意图。对于演唱会主办方来说,这种垄断可以实现市场开拓:除了成都、西安这种传统的票仓城市之外,主办方可以每年尝试新的城市,寻找下一个有消费能力的市场——即使是失败,也能够摊薄成本,不至于一场演唱会害死一个演出公司。
跟全国歌迷抢票
    有了资本助力,有了歌手的意见参与,国内歌手演唱会质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以张杰青岛演唱会为例,即便是偶然走进演唱会的理性歌迷,也会被美轮美奂的舞台折服:带有神秘意味的巨树主题舞台、不计成本的灯光、不惜力的高素质舞群、精心设计的互动环节,三个多小时的演唱会让歌迷全程处于兴奋状态,被张杰高亢清亮的歌声折服,沉浸在演唱会的情境里,完全忘了各种负面传闻。而五月天更是集中火力开演唱会,摇滚乐团的演唱会本身气氛热烈,加上制作公司喜欢采用3D视觉技术打造炫目奇观,看五月天演唱会跟看场电影般享受——五月天的演唱会真的做成了电影,放到院线播映,这就是资本介入演唱会后对演唱会的革命性升级,这一点,我们从《波西米亚狂想曲》里也能切身感受到。
    演唱会的消费带有惯性,因而很多歌迷追着偶像看演唱会,这也导致了观众不是同城竞争,而是跟全国的歌迷竞争买票。岛城资深演出人士战江坦言,据他观察,很多人买演唱会门票往往卡在最后支付一关:之前没有在大麦网、猫眼APP上买过票,到了支付环节临时绑定银行卡,等绑定工作完成后,抢票早已结束,边角位置都没了。所以越是新手,越是买不到票,而门票往往集中在有固定购票习惯的歌迷手里,“现在交通方便,手机买票很成熟,大家是跟全国的歌迷抢票,所以竞争会越来越激烈。 ”
    另一诀窍是,演唱会开始前,主办方会不定期释放部分新出现票源。像是林俊杰青岛演唱会本来缺货,大麦网突然宣布5月14日会释放一部分门票,但只针对5月13日之前缺货登记的用户——这种针对性放票的手法,也让歌迷更加固定地选择某个渠道。对于抢过春运票的乘客来说,这种手法太眼熟了。像买春运票一样紧盯渠道,也是歌迷需要付出的辛劳。业内人士表示,也有部分门票会进入黄牛手中,“像是有的歌迷抢到了票,但是他对这个歌手不是那么热衷,一旦有人加价五百、八百、一千,他可能会转让出去,这部分票就会出现在黄牛手里。 ”
李宗盛是块试金石
    李宗盛青岛演唱会开票一周,最贵的1680没了,最便宜的看台票也没了,只剩看台上880元的门票。李宗盛是块试金石,如果他在青岛能够卖到“缺货”,说明这个城市已经积淀了一定数量的文艺中年,而这批中年,也是罗大佑、陈升、齐秦等老牌歌手消费者。四十多岁的李女士购买了李宗盛最贵的内场票,她坦言自己从不追星,上一次花费上千元买票,还是在上海看音乐会。这次在青岛看李宗盛,也是她送给老公的礼物——夫妻俩都是李宗盛的歌迷,“也喜欢罗大佑,不过罗大佑唱歌太难听了。 ”演唱会主办方也有着清醒的认识,李宗盛的歌迷群确实集中在中年区,这个年龄的歌迷本身很理性。李宗盛伴随了他们的青春、成长、婚姻,因而主办方每次的文案也很文艺,从上一次的“既然青春留不住”到这一次的“有歌之年”,让歌迷沉浸在一种伴随式的音乐氛围里,欲罢不能。
    在李女士看来,李宗盛的作品太多经典,男士们比较喜欢《山丘》、《给自己的歌》,而自己比较喜欢李宗盛写给林忆莲的那些情歌。相对而言,李宗盛在他的层面里没有竞争者,文艺范歌者的成长虽然缓慢,带来的吸粉效应也很漫长。对于市场而言,固然有薛之谦这样的话题歌手火红一时,也期待有李宗盛这样慢熟的歌手带着歌迷一起成长。对照来看,民谣歌手未来也会有类似的成长过程,只不过谁最后能成长为李宗盛级别的歌手还不一定。打开今年青岛凤凰音乐节的名单,包括崔健、李健、朴树等大腕都很耀眼,然而让他们单独撑一场演唱会又感觉有点单薄,有时候即便作品数量够了,歌手还需要传达足够的人生信息,赋予一首歌音乐之外的味道。如何成为一个国民歌手,如何成为代表一个时代的歌手,除了能够卖票、吸粉之外,歌手还需要足够的学养和历练,才能站在万人演唱会的中央。 米荆玉

-----------------------------------------------------------------------

我要报料 (有奖报料:50——5000元)

  • 网络报料台 随时随地 极速报料
  • 电话报料:66998651 邮箱报料:gaoyunling@qing5.com
  • QQ报料:
  • 手机报订阅:移动手机发送字母KTQDP到10086 每月3元

今日推荐

图说天下更多>>

2009-2019  青岛掌控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证:鲁ICP备10203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