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挥金如土如今穷到吃土
青岛全搜索电子报   2019.01.12 星期六

    这个寒冬,足球依然是最热的体坛话题!国足在亚洲杯赛场上杀得火热,不少职业俱乐部同样是坊间的谈资,只不过,话题却从前景光明变成了何去何从。经历了数年的野蛮生长,诸多俱乐部自身存在的诸如资金方面的问题,在中国足协新政的倒逼下,集中爆发了出来。他们有的因承受不了庞大开支,无奈寻求新的持股或控股方;有的在“队名中性化”的政策要求下宣布改名;有的因“老板落难”,由当地足协接管……
    过去这些挥金如土的“豪门”,转眼间就穷到“吃土”,这个寒冬,从未有过的难捱。
    “天津权健”曾在三年内完成了中甲、中超到亚冠八强的飞跃,但球队如今陨落的速度令人唏嘘。新华社发
老板被拘连累天津权健
    1月6日晚,天津权健全队飞往阿联酋阿布扎比进行第二阶段冬训。飞机起飞不久,7日凌晨,原俱乐部董事长束昱辉及多名高管被刑拘。去年年底,曾经不可一世的权健公司因为一篇微博爆料,最终东窗事发。 1月10日,原来的“天津权健足球俱乐部”与天津市足协完成了托管协议的签署,俱乐部正式改名为“天津天海足球俱乐部”。虽然俱乐部与权健完成了剥离,但毕竟藕断丝连,天津天海仍在遭受权健“遗毒”的侵害,俱乐部的未来仍然悬而未决。
    根据一家权威体育媒体的消息,中国足协对于天津天海的未来有两种预案:一是要求其压缩开支,继续参加2019赛季的中超联赛;二是取消俱乐部参加2019赛季中超联赛的资格。从现有消息来看,“天津权健”俱乐部的最后一个月薪水和奖金已经发放到位。但是,由于权健公司的财务现在已经被冻结,俱乐部账面上仅剩1亿元左右的运营资金,这与球队参加下赛季中超所需的资金存在不小的差距。按照目前中超球队征战联赛的成本来算,一个赛季大概需要6亿元左右。尽管俱乐部目前托管在天津市足协,但后者充其量只能配合各方面进行交接准入等相关工作,确保球队能够顺利拿到参加2019赛季中超联赛的资格,他们根本无力解决俱乐部的资金缺口问题。因此,俱乐部的当务之急是立即找到一家有实力且靠谱的赞助商,否则这支球队将很难逃过灾难性打击。
    因母公司出事而牵连到俱乐部运营的情况,除了发生在中超的天津队身上,中乙的上海申梵和丽江飞虎也不幸“中招”。上海申梵的投资人去年因涉嫌非法集资而被捕,导致球队陷入动荡。云南飞虎俱乐部则因董事长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引发球员在网上公开讨薪。
中甲新军恐遭破产清算
    上赛季中乙,四川安纳普尔那以全年不败的战绩夺得冠军,成功升入中甲。不过,就在俱乐部举行冲甲庆典的同时,欠薪传闻也被传开。川足的冲甲之路走了三年,期间累计资金投入至少有2亿元,还多次因为大手笔引援而被外界称作中乙土豪队。然而高潮到来之时,却成了全面崩盘之日——欠薪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去年11月22日,俱乐部董事长何亚平在媒体通气会上透露了希望对外合作的意向。实际上,川足遇到的资金问题远比表面上看起来的严峻。1月6日下午,俱乐部官方声明承认,因俱乐部出现短期资金困难,故公开向全国企业发出合作邀约,无论增资入股还是整体股权转让,全都是可以接受的形式。
    1月9日一早,俱乐部再发紧急声明称,如果不能在 “1月10日下午5点之前解决相关款项至少2000万元,俱乐部将失去中甲联赛参赛资格并被迫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声明中“生死存亡之际”的字眼令人唏嘘,俱乐部显然已经隐约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11日,外界没有任何关于川足“是生是死”的消息。俱乐部总经理马明宇透露,教练组和队员愿意给予俱乐部最大的包容。他们计划先签署结清工资奖金的清单上交中国足协,帮助球队完成注册(截止注册时间为1月12日)。
    俱乐部复杂的股权结构和中国足坛持续不断的金元热潮,让几个有意出手的金主望而却步,足协的规定又堵死了川足与其他俱乐部“联姻”的路。现如今,四川球迷仍打算通过众筹挽救俱乐部,而马明宇则坚信四川省足协会在最后时刻救川足一命。如果川足最终宣布解散,球员将获得自由身,今年将参加中乙的成都兴城俱乐部或许会成为他们当中大部分人的下家。
生财无道难倒“英雄汉”
    面临严重的财务危机的球队并非只有中甲新军,中乙也有近十家俱乐部正在遭受撤资乃至退出的困扰。 2018年7月,中国足协以拖欠球员、教练员工资奖金为由,取消了中乙合肥桂冠和沈阳东进两支球队的注册资格,大连千兆也因欠薪而被公开“提醒”。去年年底,海南博盈足球俱乐部发布股权出让及招商公告,投资方因为海南政府未兑现承诺而去意已决,俱乐部实际欠薪约为500万元。
    宁夏山屿海连续三年冲甲失败,但超过1亿元的投资已经让俱乐部感到力不从心。最终,宁夏山屿海宣布撤资,俱乐部目前由当地有关部门接管。球队起码保住了,下赛季中乙仍然会有一支宁夏球队参加。深圳雷曼人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一度雄心勃勃的他们如今已经宣布解散,不再报名参加2019赛季中乙联赛。1月2日上午,中乙保定英利易通足球俱乐部发布公告,确认保定容大集团已经停止对俱乐部的赞助,“俱乐部将继续寻找赞助商,或无偿无条件出让全部股份。 ”从目前情况来看,球队成功找到下家接盘的困难不小,解散恐在所难免。
    与处于金字塔底层的中乙俱乐部相比,中甲老牌球队辽宁足球队算是比较幸运的,困扰他们半年多的欠薪问题终于在足协注册“大限”前得到了解决。去年年底,辽足欠薪7个月的消息被曝出,宏运集团方面已向辽宁省足协“求助”,希望后者寻找其他企业来接手俱乐部。前天下午,辽足俱乐部正式向各级梯队发放了2018年工资,欠薪问题妥善解决。生死危机虽然暂时解除,但辽足的未来还是不容乐观。球员的工资和奖金、俱乐部的运营费用,林林总总加起来一年至少要1.5亿元。辽足征战2019赛季的费用从何而来,现在还是个疑团。
北体大入股两队引猜测
    有人穷到“吃土”,也有人喜遇“金主”。 1月8日,两则关于俱乐部股权转让的传闻变成了“实锤”。根据网络工商信息平台显示的信息,中甲的北京北控和中乙的河北精英双双完成股权转让及改名工作。北京北体大体育培训中心有限公司入股北京北控足球俱乐部,占股10%;北京北体科技中心入股河北精英足球俱乐部,占股55%,成为最大股东。由于北京北体大体育培训中心有限公司和北京北体科技中心均由北体大全资控股,因此两支球队的名称中全部带上了“北体大”三个字。
    高校下属公司涉足职业足球俱乐部,北体大并不是首个尝鲜者。早些年,北理工就曾征战中甲联赛多年。不过,当初北理工一直以在校学生组成校队参加中甲,但因资金不足而在2015年降级。如今,在个别中甲、中乙俱乐部遭遇资金不足,投资难以为继的背景下,北体大入股职业俱乐部且一下子入股两家,这种操作的确出乎了很多人的预料。由于两队目前分属中甲和中乙两个级别的联赛,他们暂时不存在关联俱乐部的风险。而考虑到北体大的属性,外界纷纷猜测,这是在为“国家集训队打联赛”做铺垫。之前,北京北体大足球俱乐部已经明确表示,2019赛季一线队没有人员进出,他们将以全华班征战中甲。
    2018赛季惊险保级的梅县铁汉生态,近日应中国足协俱乐部命名非企业化和中性化的要求,正式更名为广东华南虎。他们并不是第一支改为中性名的球队,包头南郊足球俱乐部此前已更名为内蒙古草上飞足球俱乐部,抢了中性化命名的“头彩”。本版撰稿 青岛晚报/掌上青岛/青网 记者 臧婷

-----------------------------------------------------------------------

我要报料 (有奖报料:50——5000元)

  • 网络报料台 随时随地 极速报料
  • 电话报料:66998651 邮箱报料:gaoyunling@qing5.com
  • QQ报料:
  • 手机报订阅:移动手机发送字母KTQDP到10086 每月3元

今日推荐

图说天下更多>>

2009-2018  青岛掌控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证:鲁ICP备10203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