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饕的年夜饭
青岛全搜索电子报   2018.02.14 星期三

    我喜欢自己做着吃,不管冬夏春秋,只要咱百姓能接触到的食材到了我的手里,一番煎炸汆溜地摆弄,就能登堂上桌。春节年夜饭,那就更不用说了。自从有了冯小刚主演的《老炮儿》,周围的伙计们就开始叫我会吃会做的老炮儿,有点文化的则在老炮儿前边加了一个定语:饕餮。你还别说,春节就是我们这些爱吃会做的老饕们的民间盛宴啊。
    我生在上海,长于黄海之滨的魅力岛城,北方的味道已经根深蒂固,熏鱼卤肉酱下货是必须的,但是浦江两岸的饮食习俗也深深地影响着我,地域的风情和家的韵味永远交织在一起。所以,不管在哪里,几乎所有上海人的家庭都要在过年时准备一道猪肉炖竹笋的大菜,图的就是生活如竹子节节升高。每当进了腊月,我先要准备的食材是竹笋,以前是南方的亲友邮寄过来,现在则是依仗快捷的物流可以随时随地买到。
    干涸的竹笋板是浅浅的赭色,一道一道的竹筋像是一道道山岭,秀气优雅地排列在清秀的笋板上,浅吟轻唱昨日的青翠,勾起我对江南水乡的无尽思念。在思乡的氤氲里,我将提前买来已经压成板状的竹笋泡软,过水,切成条状,最后和上好的带皮五花肉汇聚在一起,放进沙锅,任其在蓝色的火苗之上翻腾,四五个小时之后甚至再长一些,就可以大快朵颐了。这道竹笋炖肉从此一直可以延续到正月十五元宵节前后。
    我还要准备一盘口味奇特的“蛋饺”。不同于是北方人包的面皮饺子,它是用鸡蛋做皮包裹肉馅而成,不仅上海人就连整个江南一带大多也是这样吃,大家欢喜地称其为“金钱饺”或者“金元宝”。我的手艺是跟母亲学的。记得很小的时候,养母坐在火炉旁边,一只手拿着带把的铁勺,另一只手拿起肉皮在铁勺中央擦了一下,再舀上一小汤匙的蛋液,手腕翻转,不一会勺内就有了一个圆圆的饺子皮。这时母亲麻利地用筷子夹上一点肉糜,把蛋饺皮对折,用筷子点压紧实,一个蛋饺就做好了。旁边的我口水一个劲地往下流,恨不得让母亲往我嘴里夹一个。可母亲却说,等到年三十才能吃,现在是半生的。
    除夕到了,母亲端上来一个沙锅,里边有金灿灿的蛋饺,还有鸡丝、白菜丝、粉丝等,汤水带着响声翻腾着,母亲给我盛上一碗,满脸慈祥地看着我狼吞虎咽。随着窗外鞭炮炸响,新的一年就从舌尖的味蕾开始了。
    几十年过去了,每年的春节我都要操持一桌子精美的菜肴,从母亲的身上我继承了许多江南的风味,这就是家的味道,也是一个饕餮老炮儿的生命之根。

-----------------------------------------------------------------------

我要报料 (有奖报料:50——5000元)

  • 网络报料台 随时随地 极速报料
  • 电话报料:66998651 邮箱报料:gaoyunling@qing5.com
  • QQ报料:
  • 手机报订阅:移动手机发送字母KTQDP到10086 每月3元

今日推荐

图说天下更多>>

2009-2018  青岛掌控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证:鲁ICP备10203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