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马戏
青岛全搜索电子报   2018.02.14 星期三

    马戏团来的时候我还是一个无所事事的少年,耍马戏就像洋河上的节气歌一样,下着雨刮着风般说来就来了。
    一大早我哥哥把我从睡梦中摇晃起来,睡眼朦胧中穿上衣服来不及吃口饭就呼哧呼哧地翻山越岭奔跑到葡萄山子前,爬上最高的旗山远眺,等待着马戏团的到来。东方太阳从海平面上升起,缭绕烟雾慢慢散去,山谷里传来清脆悦耳的驼铃声,远处的队伍在颤动,甚至可以看到一股热浪从路面上石头上蒸腾而起。马戏团在田野上投下明显的长影子,一排驼队弯曲着走在旗山群峰中。
    马戏团先从胶州湾下了船直奔西海岸,途经红石崖一路过王台向旗山走来,进了旗山就是洋河地界。那天,我和哥哥从旗山上跑下来,同小伙伴们在洋河桥头一直等待着马戏团进村。夕阳西下时分,远远地看见一帮人跨过洋河桥成群结队地从远处跳跃着走来。他们赶着大象,牵着骆驼,三匹矫健的大黑马依次排开,拉着五彩缤纷的演出箱车、牲口的后鞧,棍子拍打着马腿,踢踏踢踏。箱车上面还装着锣鼓家什和一些关在笼子里的狗。一匹自由自在的棕色小马驹跟在队伍后面打响鼻,像个孩子走到哪里都是昂首挺胸地好奇看。我和哥哥也跟着混进这个队伍之中,我哥哥好像是特意去给他们带路的领头羊。母亲说,你们尽管去看马戏,别去捣鼓马尾巴摸老虎屁股就行。
    腊月廿三一场大雪铺天盖地。洋河上的人们冒雪来赶宾贤集。火红的对子,铺在雪地上,五彩的衣裳拴在绳子上高高飘扬。糖瓜、柿饼子、蜡烛和香的叫卖声迎着新年的浓烈气味来到洋河。市集上大长条的甘蔗用镰刀削皮,录音机卡带唱着费翔的一把火,小虎队的年画纷纷被抢购,卖竹子的老汉推着竹子和桃枝,刚刚从脖子上摘下车套就围过来一群人,“竹报平安,桃枝辟邪”。用麻绳拴住腿脚的大公鸡在雪地上冻红了眼,爆仗伴着马戏团的锣鼓家什响起,喜悦的人们远眺着眼前的美景,深切感受到洋河上的新年也不是那么单调乏味,令人亢奋的马戏把农忙了一年的人们啊提前带入佳境。
    不出多少时辰,马戏团就开始了表演。有些演员亮着嗓子咿呀嘿嚯地喊叫着,有些演员手里舞着刀枪翻飞,透过帐篷缝隙里张望,还有一个女演员在灯光下拿着一面镜子反复照,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挤眉瞪眼充满了自我欣赏。马戏团帐篷周围的暗影里是非洲大象的怪叫声,还有两只母猴子调情不成厮打尖叫着……莫非是初来乍到,连动物们都对洋河水土不服。马戏团带来了洋河上没有的味道——扑鼻的胭脂味、腥臊的野生动物味,还有人吸食进口香烟的烟草味。
    走钢丝的杂技女演员苗条的身段像水蛇。但是洋河上缠脚的老嫲嫲都说女人水蛇腰,日子如水淌,找媳妇千万不要找水蛇腰。我心想着水蛇腰的女人莫非都去了马戏团,反正在洋河上看不到水蛇腰的女人,除了丰乳肥臀就是腰粗腚大,她们的孩子伴随着洋河上的新年钟声哇哇地降生!

-----------------------------------------------------------------------

我要报料 (有奖报料:50——5000元)

  • 网络报料台 随时随地 极速报料
  • 电话报料:66998651 邮箱报料:gaoyunling@qing5.com
  • QQ报料:
  • 手机报订阅:移动手机发送字母KTQDP到10086 每月3元

今日推荐

图说天下更多>>

2009-2018  青岛掌控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证:鲁ICP备10203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