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蓝调
青岛全搜索电子报   2017.05.20 星期六

□ 阿占
    阿占,本名王占筠,本报主任编辑,青岛市文联签约作家。出版散文集《青岛蓝调》三部曲、《一打风花雪月》、《乱房间》等,作品散见于《中国作家》《光明日报》《散文百家》等刊物。多次推出个人画展,并为多本华语畅销书插画。
孤岛的温润与锋利
    从积米崖码头坐船去灵山岛,若无风浪,海陆要走50分钟,遇涌浪颠簸,70多分钟是正常预算。
    远远地就望见了岛。这座主峰海拔513.6米的北中国第一高岛,距离大陆的最近点5.7海里。 《胶澳志》称它为“水灵山岛”。 《名胜志》喻其“未雨而云,先日而曙,若有灵焉”。也就是说,灵山岛地处外海,山势陡直,太阳还没出来之前已经亮了,大雨将至的时候,山顶早早地罩上了云雾。
    岛上的1000多户人家分散在12个自然村落,住渔家,随住随吃,老板娘都是实在爽直的。相对于直通陆地的半岛,这里与工业文明有着一定的距离。捕鱼猎海,耕种养殖,仍是岛人的生存方式。留在岛上的多是老人、女人和孩子。年轻人纷纷离开了这座岛,走了就不再回来。
    我穿过竞秀的山体,在最高处,倾听潮水的轰鸣,俯瞰浪涌的撞击。也惟有在最高处,才见渔村镶嵌在高山和大海之间,红瓦湮湮,炊烟袅袅,梯田层层,人间的温暖从海边一直摞到山上,又从山上流淌到海边。梯田的石砌地堰顺势而蜿蜒有致,不拘格局又自成格局。再说一遍那些红瓦。它们有着大地的肉身,泥土和母性;时间的劫数,痛苦的煅烧,火焰和旗帜。它们坚硬,依然接受断裂和残破。齐码着,序列着,外部不断走向内部,内部不断走向核心。它们最终构成了一个顶的赤裸和强大。
    红瓦之下,长寿的老者一边晒着太阳,一边照料着甜晒海货,不到一个小时,一百多斤鱼就被处理得清清爽爽。一条紧挨着一条,放在铁网架上,这些鱼还要在太阳下风干一两天。岛民会晒各种海货,从小就会,鲍参翅肚,虾皮紫菜。海货比菜便宜,日子穷的时候,岛民曾经连吃了一个月。到海边捞些野生的牡蛎海虹蛤蜊,管饱。这是一种最没有成本的食物,不花钱,甚至调料和油也都省了,清蒸便好。
    岛周围的潮间带礁石杂多,退潮后,礁石间的海螺像造物主故意遗落在人间的秀珍礼物。海螺因区域而不同,就像不同的族群有不同的出生地。黄色的“钉蛄螺”,小指头肚大小,适合咋嘬。 “辣猴子”随处可以拾到。大辣螺又称“红眼蛄螺”,每年麦收后,选陡险的礁崖和浪高流湍的地方产卵,这时到礁丛中赶海拾螺,碰上一大窝,能拾几十斤。
    岛上的黑夜,静的好像在等候一根针的坠落,繁华星光如最奢侈的名钻,悬列于普鲁士蓝的丝绒天空。这是天底下最名贵的展览,也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展览。因为它们的参展商是上帝。
    岛处外海,海面闪着金光,也闪着银光。海北沿岸,是水云之间的岛城。东方即黄海千里,横无际崖。风从四面八方来,温润如玉,清凉如绢,有时候,也锋利如刀,其变化多端丰满了海的精神内涵。锋利的海风里都是向死而生的诗行,就像王小波写的《我在荒岛上迎接黎明》那样气派——太阳初升时,忽然有十万支金喇叭齐鸣。阳光穿过透明的空气,在暗蓝色的天空飞过。在黑暗尚未褪去的海面上燃烧着十万支蜡烛。我听见天地之间钟声响了,然后十万支金喇叭又一次齐鸣。我忽然泪下如雨,但是我心底在欢歌。
    在温润与锋利的形式转换中,我站在村庄,站在悬崖,站在沙滩,站在清空与高淡的内缘,站在身体自由与灵魂峥嵘的共振波上,不消说,此时的岛,已被我站成生命中的印象派。

-----------------------------------------------------------------------

我要报料 (有奖报料:50——5000元)

  • 网络报料台 随时随地 极速报料
  • 电话报料:66998651 邮箱报料:gaoyunling@qing5.com
  • QQ报料:
  • 手机报订阅:移动手机发送字母KTQDP到10086 每月3元

今日推荐

图说天下更多>>

2009-2017  青岛掌控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证:鲁ICP备10203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