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雨轻风落楝花
青岛全搜索电子报   2018.08.10 星期五

    “楝花开,吃燎麦”,楝花总是与麦香相依相偎。漠漠烟织的田野里,长足了身量的麦子悄悄地吐露着少女般的心事,顶着两片洁白的花儿在风中默默呼唤,呼唤与它相依相伴的苦楝树从香甜的睡梦中醒来。终于,在麦花含情脉脉的熏撩中,贪睡的苦楝树才从枝桠间伸出长满白绒毛的枝叶,如同初生儿蜷握的小手,树干上的疤眼像刚刚睁开的睡眼,懵懵懂懂、似醒非醒地打量着这绿意荡漾的世界。禁不住春风的日夜摩挲、麦香的朝夕浸润,蓦然间,苦楝树的叶子已经层层展开,枝头是细碎的淡紫色花苞。
    在东墙外的楝树下,父亲半蹲在磨刀石前,两手按着镰刀“刺啦”“刺啦”地来回磨着,睡了一年的镰刀红锈斑斑,然而“金就砺则利”,没过多久,镰刀就亮出了夺目的白刃,父亲不时拿起闪着冷光的镰刀,用满是硬茧的左手大拇指在刃上轻轻探试着,用他几十年割麦的经验感受着镰的韧度。“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割麦子,得有把趁手的镰,这时节,哪家不传出“呲呲”的磨镰声?哪家窗外的墙上不挂着几把准备舔舐香柔麦秸的镰刀?
    娘坐在树下的圆石上缝着破了边的簸箕,麦子一收,簸箕就派上了用场,每一粒麦子都要经过无数次簸箕的颠筛后才睡到了麻袋里,等着成为白面饽饽的蜕变。凉爽的清风拂过,楝叶随风拂动,紫色的楝花簌簌坠落,缀在她油亮的黑发上。我正在为刚才跟哥姐在土墙缝隙间藏槐叶输了而气呼呼地嘟着嘴,冲着那领着小鸡仔刨蚯蚓的母鸡猛抬脚,吓得母鸡“咕咕咕咕”地唤着鸡宝宝跑开了。等哥哥像变戏法一样从背后掏出一穗烧熟的麦穗,我的怨气瞬间没了,把麦穗放到左手掌心,反复揉搓,将麦粒上带着长芒的糠搓去,然后撅起嘴冲麦子轻轻一吹,麦糠飘落到地上,手掌中留下了一粒粒滚圆的麦子,一把按到口里,轻轻一嚼,一种难以言喻的香气闪电一般战栗全身。
    “娘,楝子花落到你头上了,真好看。”我边吃便嘟囔。
    娘却变了脸色,生气地说:“好看什么!树干苦,树叶苦,树根也苦,结个果儿更苦。苦楝子,苦连子,我可不能让我受的苦连累孩子!早晚得把这颗苦楝树砍了。”
    其实,哪个农家的女孩不是苦根苦果呢?从小拾草剜菜一脸锅灰地长大,嫁为人妇后更是田间地头、灶前门后地忙忙碌碌,还要照顾一群不懂事的孩子,可她们跟娘一样,愣是楝花一般坚韧地绽放在黄土地上,用温柔善良点亮着一家人的生活,为儿女们撑出一片幸福的天:在鸡刨狗叫的天井里种上一片泼喇喇的地瓜花儿,让空荡荡的小院儿变得锦缎一般;在孩子衣服上的补丁处绣上一只蝴蝶一朵梅花,那生活的破绽立刻化为值得炫耀的自豪;掺着自然的清香做槐花饭榆钱饭蒸地瓜叶,变着花样儿填饱孩子的肚子;漫长的夜里给孩子们讲“瞎话”哼儿歌,让贫乏的岁月平添奇妙的想象……
    “小雨轻风落楝花,细红如雪点平沙”,吟着王安石的诗,展望那一树淡紫色的苦楝花儿,有种苦涩的滋味,却也有一抹亮丽的色彩……

-----------------------------------------------------------------------

我要报料 (有奖报料:50——5000元)

  • 网络报料台 随时随地 极速报料
  • 电话报料:66998651 邮箱报料:gaoyunling@qing5.com
  • QQ报料:
  • 手机报订阅:移动手机发送字母KTQDP到10086 每月3元

今日推荐

图说天下更多>>

2009-2018  青岛掌控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证:鲁ICP备10203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