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念头
青岛全搜索电子报   2018.04.17 星期二

作家出版社
    可是,春天的这朵花就叫作张兆和,正关着心里的门,不对沈从文开放,所以,他才会天天摔自己的东西,甚至对生活充满了灰暗的情绪。
    门房送来的信很多,第一封信是一个朋友的日常生活的信。第二封信呢,是一个旧朋友的感谢信,感谢沈从文早些时候帮助过他一些银钱。第三封信呢,是一个陌生的女读者来信,自然是喜欢沈从文的文章,才写来的信。甚至还在信的末尾写明了自己的身份,大抵是说自己长得如何好看吧。沈从文看完信以后非常生气,觉得自己被她们误解了,觉得她们在信里所施予的感情是对自己的同情。
    这其实是因为当时沈从文被张兆和拒绝后的情感变形的想象结果。读者的来信未必有他理解的那些意思,或者人家只是当时读了某一个片断,于自己的心有了共鸣,来表达一下自己真诚的喜欢。却不料想,被沈从文误读。沈从文一边读,一边又往自己的孤独上靠,生了气,就将这信顺手撕碎了。
    沈从文先是给一个男的回了信,写完了回信觉得只给男的回仿佛有些不平衡,便也给北京的女读者回了一信。但是,写完了以后,又觉得这信回复得挺无聊的。又不愿意寄了,将信随手扔到了抽屉里。
    这样的事情在现实生活中他也是做了不少的,后来,他曾经以《废邮存底》为题目发表了一组没有寄出的信件。
    《春天》里写了这样一个细节,非常耐人寻味:“正到这个时节房间起了第三次的响声,人虽走到门边,却不作声,不想即刻开门。就听到外面一个女子声音,问茶房, X先生是不是在房子里。那校役像正从小盹中惊醒,满身不高兴的神气从那小房间走过来,代那女生扣门。本来想除去扣绊的他,忽然又感到这校役讨厌,坚持到冷静,毫无声息的站到门边。因为门始终不开,就听到那女人同茶房,嘱把一样东西交付×先生,随即走下楼去了。
    “听到女人已下过楼梯以后,开了门的他,从旧梦还未完全清楚的茶房手中,攫了那一个小包,又砰地把门掩上了。
    “刚才来的那是先前来的女人中那年轻的一位,是像有意避开了同伴特来交给他这篇文章,而另外还隐藏了一个提起使人红脸的动机的。他一面把那文章摊开念过题目,一面即想到了这女人来此的那点勇气或傻气,又听到楼梯有人走动,且声音拍子非常熟习,还想着‘这莫非又是另外一个的来临’,谁知这人又在同茶房说话了,她说她将拿回去,等一会儿再送来。这意思就是好像将留下的一个机会到这房中再作一次勾留。他仍然没有开门,听茶房如何答复。茶房的话在房里的他没有听到明白,大约是说及东西已交给了X先生那样一句话,可是女人竟不作声,又走去了。”
    这一段文字虽然介绍得有些隐约,但大概可以推测,女孩子送给沈从文看的所谓的文章,不过是一篇示好的情书。那女孩第一次送来以后,觉得大概自己的情书里写得太露骨,又或者是太隐晦了,她想拿回去再改一改,是太急着表达,没有措辞好,想再修改一下,好打动沈从文吧。
    总之,沈从文理解了这女孩的来意,所以,心里很是开心了一下,但还是把信扔到了抽屉里,不看了。
    虽然很开心,但也只是证明自己还是有一点价值的,所谓的开心不过是针对自己长时间被张兆和冷淡的自我安慰。
    所以,一想到张兆和的名字,他仿佛马上清醒了。即使是有女孩来自己的房间送情书,也不能让张兆和知道啊,不然,他又该如何继续示好于她呢。 (43)

-----------------------------------------------------------------------

我要报料 (有奖报料:50——5000元)

  • 网络报料台 随时随地 极速报料
  • 电话报料:66998651 邮箱报料:gaoyunling@qing5.com
  • QQ报料:
  • 手机报订阅:移动手机发送字母KTQDP到10086 每月3元

今日推荐

图说天下更多>>

2009-2018  青岛掌控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证:鲁ICP备10203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