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 见
青岛全搜索电子报   2018.04.17 星期二

    春天里,最美是樱花。
    花事潮涌似的一浪接着一浪,樱花开到极致的绚烂多姿,繁花缀枝,无疑将春天推向了高潮,似乎所有的春光只为它而来,也似乎所有的春花在她面前黯然失色。
    初识樱花,是在日本电影里,岩井俊二的《四月物语》。北海道女孩榆野卯月在樱花纷飞的四月,顶着满身的樱花前往大学报到,而她报考这所大学的真正原因,是为了追随暗恋的男孩而来。四月的街头,樱花如雨纷纷飘落,绚烂至极的美丽。落满女孩衣襟的樱花,每一朵都是那么鲜艳绚丽,这一朵有着雪一般的轻盈婆娑,那一瓣像梦一样摇曳生姿,以不管不顾的姿态绽开,是那样热烈奔放,又那般寂静无声。她的身旁是位新娘,撑着伞,只为了接住樱花的落英,银碗里盛雪般温婉和圣洁。
    同样来自日本的清少纳言,她眼中的樱花花瓣大,叶色浓,树枝细。而她灵性的文字,亦如笔下描写的樱花那般,温暖,明艳和恬淡。想象不出,没有樱花的春天将是多么平淡寡然,若是没有了这一场绚烂之极的樱花盛宴,陷在时间泥淖里的我们,对远方的思念、对春天的期盼,还会如此执着而热切吗?
    春天里走得最急的,也是樱花。从第一朵开放到最后一朵凋零,不过一个星期时间。白日里,花团锦簇,拼了命地开满枝丫。禁不起一夜风吹雨打,落英缤纷,这样的绝美令人心颤。或许真的如人们所说的那样,走得最急的,总是最美好的时光。樱花开了又谢去,春天来了又将逝,纵是多有不堪和错过,它们还有重来的日子。而青春这列火车呢,呼啸而过再也没有重逢时;那些无声无息远去的人,破碎无望的爱情呢,也永远、永远地消失在人海中……想来,尘世之中,时间之外的我们唯能做的,即是珍惜和把握眼前。
    突然觉得自己像极了那个女孩,不过我所暗恋的,是绝美的樱花,是开在别人文字里、定格在镜头里的樱花。她们与我远远的,隔着一座城市的距离。早些年,与友相约,去武大看樱花,奈何今朝,人去楼空,徒留我独自感怀。曾经有段时间,将门前那棵开花的树当成樱花,花开时节,驻足树下,聆听穿心而过的花开声音。生命中,难免有这样的错认吧。也因此,赏樱一直开在我的梦里,一次次在文字里亲近樱花,抵达樱花的故乡,感受她的美丽与忧伤。那寺院之中、河流之旁的樱花,大片大片的,花海一般,风吹落地,漂浮水面,偶有善感之人路过,俯身捡起,泪流满面,是嗟叹时光的无情流逝,还是唏嘘美丽的黯然失落?“樱花烂漫几多时?柳绿桃红两未知”,莫问人间多少事,花开花谢一笑中,人世间的所有相逢与错过,所有爱慕和思念,都深深嵌入时间的折痕里吧,随风吹过昨日,拂向今朝,落入樱花堆里,从此,寻不见。
    赏樱在日本有个诗意的名字,叫作“花见”。趁岁月未晚,行动未缓,这个花季,背上行囊,徜徉花间,只为和春天来一场铺天盖地的遇见。

-----------------------------------------------------------------------

我要报料 (有奖报料:50——5000元)

  • 网络报料台 随时随地 极速报料
  • 电话报料:66998651 邮箱报料:gaoyunling@qing5.com
  • QQ报料:
  • 手机报订阅:移动手机发送字母KTQDP到10086 每月3元

今日推荐

图说天下更多>>

2009-2018  青岛掌控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证:鲁ICP备10203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