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 载
青岛全搜索电子报   2017.10.13 星期五

    赵镜子说:“她还照顾赵园子?赵园子都气得跟她要断绝母女关系了——不过,话得说回来,后来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尤其是居委会的老书记去世前后——”
    林又红气不过说:“是呀,是呀,就变到我头上来了,其实我心里很清楚,小妖精一直在给我设套。”
    赵镜子说:“你的事情,其实陈菲一开始也跟我说过,我完全没当回事,可是后来越听越不对了,你连小吃街城管和小贩那么复杂的事情你都要管,我就知道,你麻烦大了。”她了解林又红的倔脾气,好言相劝她是不会听的,越劝还越来劲,只好采取打击贬低的办法来对付她:“林又红,你一直都是这样,太自以为是,你对自己的估计太高了。”
    林又红十分不服,说:“你什么意思?我自我估计太高,你是不是觉得,我没有资格干居委会主任?”
    赵镜子不回答林又红这个问题,换了个方向说:“我万万没想到,你居然真被他们搞得‘全票’当选了,这怎么可能嘛——你在联吉氏干了几年总办主任、又是副总经理,处理事情处理得当,上上下下反应好,评价高,你就觉得你是个干大事的人才了,你都觉得自己能当总理了,现在好了,你总算如愿以偿——”
    林又红接着她的口气说:“当上小巷总理了哈——”
    赵镜子一下子刹了车,把车子停在路边,不说话。
    林又红说:“怎么,要赶我下去?”
    赵镜子实在是想不通:“你到底怎么回事,你不会是被陈菲那样的黄毛丫头拉下水了吧!”
    林又红看到一向沉稳的赵镜子竟然也露出了气急败坏的样子,既觉得奇怪,更觉得好笑,干脆捉弄她说:“这也不能叫拉下水吧,居委会是下水吗,你怎么不说拉上贼船呢。”
    赵镜子说:“我不和你说废话,我受人所托,事情成不成,总得向人家有个交待,可是如果我去跟人家说,你选择了居委会工作,人家岂不要怀疑是我的精神出问题了——”
    林又红还在开玩笑:“不是你精神出问题,是我精神出问题——嘿嘿,赵镜子,你这么着急,我还以为患难之中见人心,我还以为只有赵镜子才是真正关心我的人,现在才知道,原来赵镜子是为了那个‘人家’,那个‘人家’确实厉害,竟然可以让一向不动声色的赵镜子,立刻就喜怒于色,迫不及待了——喔哟,小脸都白了,喔哟,小脸又青了,好了好了,你猪脑子啊,也不想想,我要是上了那条贼船,我还会来上你的贼车吗?”
    赵镜子这才松了一口气,一边重新发动车子,一边嘀咕说:“你上车就好,你要是不上车,我可是要豁出去动手抢的。”
    林又红说:“那你岂不是和你家妖精外甥女成了对手?”
    赵镜子说:“黄毛丫头,算什么对手——林又红,居委会的话题到此结束吧,等一会到了,就要谈正事了,你别再小妖精小妖精的了——”
    林又红终于饶过她了,笑道:“你一定要我去的那个什么宾馆,叫金什么来着——这姓浦的 ‘人家’真够土豪啊,怎么他的宾馆个个都是金——”
    赵镜子说:“项目还在进行中,目前暂定的名字叫金钟——”“金钟?”林又红不知为什么,忽然的打心底里就没个好气,明明知道自己很可能会到那里工作,却又偏偏觉得别扭。
    心想:“干什么要叫个钟,不要是个丧钟才好!”
    毕竟这话太难听了,没好意思当着赵镜子的面说出来。
十四 江重阳回来了
    林又红随着赵镜子走进包厢的时候,浦见秋已经到了,提前在那里恭候她们,他很细心,已经让助理提前准备了几种茶,好让她们挑选。这里茶还没泡上来,另一对客人也到了,是赵园子夫妇。
    林又红不免有些意外和奇怪,浦见秋想邀请她到新改建的宾馆工作,这事情难道和赵园子也有关系?
    林又红和赵园子接触不多,但是对赵园子的情况却是了解的,这位南州著名的金牌律师可是位有影响力的大人物,能言善辩,巧舌如簧,言辞犀利,才辩无双,不仅在法界鼎鼎有名,社会知名度也相当高,如雷贯耳。
    不说别人,连赵园子的妹妹赵镜子,平时都惧她几分,不敢随便妄议。赵镜子最惧怕的事情就是有人托她向她姐姐赵园子大律师求助,逢到这时,赵镜子完全就像一个可怜而无助的小女孩。林又红也曾经有麻烦事情想求助赵园子,但是一看到赵镜子那种眼神,她立刻打消了这样的想法。
    从赵镜子的眼神中,她已经看到了赵园子的脸色。林又红可是从来不肯看着别人脸色行事的。
    此时此刻,赵园子出现了,还带着她的老公,市政府的一位副秘书长,排场不可谓不大,林又红向赵镜子发出的那一撇疑虑,已经被赵园子捕捉到了,赵园子“呵呵”一笑,说:“怎么,林总,在这里见到我们很意外吗?或者,你不太愿意在这里看到我们吗?”
    这恐怕是赵园子难得出现的和缓的语调了,使用“请问”句式,还“吗”了“吗”的,在赵园子的辞典中,是绝无仅有的。但是,就这样的语调,在林又红这种暴躁脾气心胸狭窄又有成见的人听起来,依然是钢嘴铁牙,依然是夹棒带棍。(72)
    宋代的官员年老致仕,一般就挂名做个道观的“观长”,名为“祠禄官”,以便按月领取养老金。
    次年五月,苏东坡让儿子们把宜兴的田产卖掉,打算全家定居常州。六月三日,他到了仪征(今江苏省仪征市),因暑热难当,中暑病倒,泻痢不止。第二天早上,他让人煮了黄芪粥吃,并写信给前一天来看望过他的米芾,说:“旦复疲甚,食黄耆粥,甚美。”
    也许,写下这封信的时候,他会突然想起二十几年前,也是在病中,他曾经煮黄芪粥招待朋友们。
    那一天是熙宁九年(1076年)立春之日,他在密州太守任上,邀请友人们宴饮。那一年他刚满四十岁,鬓间已经有了星星白发。虽然因病不能饮酒,但看着朋友们说说笑笑,心情仍是大好:
    孤灯照影夜漫漫,拈得花枝不忍看。
    白发欹簪羞彩胜,黄耆煮粥荐春盘。
    东方烹狗阳初动,南陌争牛卧作团。
    老子从来兴不浅,向隅谁有满堂欢。
    斋居卧病禁烟前,辜负名花已一年。
    此日使君不强喜,新春风物为谁妍。
    青衫公子家千里,白首先生杖百钱。
    曷不相将来问病,已教呼取散花天。
    (《立春日病中,邀安国仍请率禹功同来,仆虽不能饮,当请成伯主会,某当杖策倚几于其间,观诸公醉笑,以拨滞闷也》)
    黄耆就是黄芪,一向被誉为“补气之最”,中医认为它能保肝、利尿、抗衰老、抗菌、降压和增强机体免疫功能,是最常用的中草药材之一。而古人一向认为食狗肉也可以补气壮元。《礼记·乡饮酒义》中就说:“烹狗於东方,祖阳气之发于东方也。”至于晋代的阮修,为人性格放荡不羁,常常步行出游,“以百钱挂杖头,至酒店,便独酣畅。”
    恍惚之间,苏东坡觉得自己也如同当年的阮修一样,心无挂碍,与朋友们忘情流连于山水诗酒之间。
    也许,是黄芪粥熟悉的馨香让他振作了一些;也许,是早年快乐的记忆带来了慰藉。苏东坡打起精神,乘船继续北上,船到常州,沿岸聚满得知消息后赶来争睹文豪风采的百姓们。难拂盛情,苏东坡只好从船舱里出来,靠在船舷上供众人参观。他对朋友们笑说,自己简直要被这么多双眼睛给“看杀”了。(“看杀”是苏东坡去世前在常州时的情形,记录在林语堂所著的《苏东坡传》里。而上面的诗是二十年前在密州时所作,行文中均有说明。)
    黄芪温和滋补,为“补气诸药之最”。用黄芪煮粥,是苏东坡的发明。做法很简单:取生黄芪浓煎,取汁,同粳米同煮,待熟时,加入陈皮末少许,稍沸即可。
    荀子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苏东坡说:米能煮粥,豆亦能煮粥,无物不可煮粥。
东坡羹简史
    元丰二年(1079年)夏历腊月二十九日,因“乌台诗案”坐了整整四个月零十二天大牢的苏东坡,终于等来了最终判决:贬谪黄州团练副使。还没有从阖家团聚的悲喜交集中回过神来,更来不及享受传统春节的喜庆与热闹气息,出狱仅仅三天,也就是元丰三年的大年初一,苏东坡由长子苏迈陪同,在御史台差吏的“照看”下,往赴黄州。
    黄州也就是今天的湖北省黄冈市,如今以出学霸和各种考试习题集闻名全国,历史上出过商朝名相傅说和据说是制订了中国第一部刑法的皋陶,到了当代,又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前主席李先念的故乡。九曲连环的长江在这一带拐了个近乎直角的大弯,黄州就被围裹在这个直角旮旯里面——换言之,整个黄州城的西、南两面,都是浩浩荡荡的长江水构成的天然栅栏。 (20)

-----------------------------------------------------------------------

我要报料 (有奖报料:50——5000元)

  • 网络报料台 随时随地 极速报料
  • 电话报料:66998651 邮箱报料:gaoyunling@qing5.com
  • QQ报料:
  • 手机报订阅:移动手机发送字母KTQDP到10086 每月3元

今日推荐

图说天下更多>>

2009-2017  青岛掌控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证:鲁ICP备10203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