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道东坡
青岛全搜索电子报   2017.09.13 星期三

美食人生的快乐密码文化巨匠的日常隐秘舌尖滋味的精神传承
沙爽著
    本来就饥肠辘辘,孟郊提供的这道精神食粮让苏东坡越吃越饿:
    夜读孟郊诗,细字如牛毛。
    寒灯照昏花,佳处时一遭。
    孤芳擢荒秽,苦语余诗骚。
    水清石凿凿,湍激不受篙。
    初如食小鱼,所得不偿劳,
    又似煮蟛蚏,竟日嚼空螯。
    要当斗僧清,未足当韩豪。
    人生如朝露,日夜火消膏。
    何苦将两耳,听此寒虫号。
    不如且置之,饮我玉色醪。
    蟛蚏(péng yuè)又叫“蟛酘”,古书上说它是螃蟹中最小的一种,有壳无肉,和吃小鱼的感觉差不多,费了半天劲,吐出了一大堆刺,吃到嘴里的肉可谓九牛之一毛。正是“所得不偿劳”,这让苏东坡十分气愤:
    我憎孟郊诗,复作孟郊语。
    饥肠自鸣唤,空壁转饥鼠。
    诗从肺腑出,出辄愁肺腑。
    有如黄河鱼,出膏以自煮。
    尚爱铜斗歌,鄙俚颇近古。
    桃弓射鸭罢,独速短蓑舞。
    不忧踏船翻,踏浪不踏土。
    吴姬霜雪白,赤脚浣白舼。
    嫁与踏浪儿,不识离别苦。
    歌君江湖曲,感我长羁旅。
    (《读孟郊诗二首》)
    这里所提到的“铜斗歌”指的是孟郊《送淡公》十二首中的第三首,诗中有“铜斗饮江酒,手拍铜斗歌”之句。但到了近代,曾担任过伪满洲国总理大臣的郑孝胥,认为《送淡公》这首诗根本不值一提:“咄哉眉山叟,铜斗岂足论!”对苏东坡的审美情趣嗤之以鼻。
    后来苏东坡门下集齐了 “苏门四学士”,即黄庭坚、秦观、张耒和晁补之,其中黄庭坚尤擅书法,与苏东坡、米芾、蔡襄并称为北宋四大书法家。黄庭坚的书法字形细长,苏东坡则正好相反,写的字又厚又扁。有一次苏东坡夸奖黄庭坚,称他的字越写越清劲,看上去活像“树梢挂蛇”,黄庭坚也不客气,马上赞美苏东坡的字就像“石压蛤蟆”。
    这一天,黄庭坚把自己的诗文拿来请苏东坡过目,苏东坡便随口作了一番点评:“鲁直 (黄庭坚的字)诗文如蝤蛑江瑶柱,格韵高绝,盘餐尽废。然不可多食,多食则发风动气。”
    蝤蛑(qiú móu)也是螃蟹,江瑶柱是干贝。苏东坡的意思是,黄庭坚的诗文就像生猛海鲜一样吃起来味道绝美,让其他菜肴顿时变得索然无味。但是这样的海鲜不能多吃,因为难以消化,吃多了会引起肠胃不适,弄不好还会得痛风什么的。
    苏东坡热爱美食,并且随时随地都可以为随便什么事情联想到吃,这就是他之所以跻身为著名吃货的有力证据。
    真正奠定了苏东坡美食家巨擘身份的,还是要首推那篇著名的《老饕赋》。
    “老饕”一词源自“饕餮”(tāotiè),一种中国古老传说中的动物,有头而无身体。也就是说,只有进,没有出——“老饕”因此成了贪吃者的代名词。
    苏东坡写这篇《老饕赋》的时候,是在海南。世上的事情真是“没有坏,只有更坏”——比起在密州时的景况,苏东坡在海南的生活不知又下降了多少个百分点。在密州时吃野菜,多少还有点诗意的成分;到了海南,满脸的野菜色把诗意都破坏了。海南当地只产山药之类的粗粮,米和面都只能依靠大船从内地运送。到了无法通航的时期,粒米贵如珠,且往往有价无市。主粮尚且贫乏至此,副食就更不用说了。这时候想吃一口昔日的家常菜,就只能调动起丰富的个人想象力。
(3)

-----------------------------------------------------------------------

我要报料 (有奖报料:50——5000元)

  • 网络报料台 随时随地 极速报料
  • 电话报料:66998651 邮箱报料:gaoyunling@qing5.com
  • QQ报料:
  • 手机报订阅:移动手机发送字母KTQDP到10086 每月3元

今日推荐

图说天下更多>>

2009-2017  青岛掌控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证:鲁ICP备10203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