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中绽放出的水莲花
青岛全搜索电子报   2017.09.13 星期三

    于印象中,穿旗袍的女子是最美的,人群中的那一袭婀娜,令人久久难忘。穿旗袍的女子顾盼生情,举手投足间都有别样的魅力,淡雅得如一朵莲花出水,娇艳得如一树桃花初放。
    这样的印象既来自于影视作品中张曼玉、陈数、李小冉、汤唯、陈好等饰演的角色,也来自于那些身穿旗袍的民国才女,比如宋氏三姐妹、张爱玲、林徽因等,她们因才华而绽放的韵致,加上旗袍的完美呈现,明亮了一个动荡苦难的时代。
    旗袍究竟美在何处?如何有如此动人的魅力?近日偶遇柳迦柔所著的 《一生中总要穿一款自己的旗袍》,从旗袍的来历、到旗袍的发展演变,以及旗袍从领口、衣襟、袖口、盘扣的万种风情娓娓道来。该书虽是一款介绍如何选择旗袍的实用性书籍,但因作者感情的注入,以及文字的细腻妥帖,而少了实用性书籍的生硬,多了一些如江南女子般的婉约气质。书中旗袍人物摄影照片以婉约端庄为主,而手绘的图饰则走简约灵动的路线,把纤腰处的风情展示得淋漓尽致。遗憾的是图片美则美矣,但与内文的配合略显脱节。
    旗袍源自于清代旗人穿的袍服,随时代观念和人们审美情趣的转变而不断变化。清初,旗袍都是圆领、宽袖,因不收身,开衩也不明显;清后期,盛行倒大袖,为行动方便开衩也流行起来。到了民国,旗袍的款式,受西式服装影响,开始渐趋曼妙,女子的身体终于从宽衣大袖直桶服饰的重重 “保护”之下突围而出,显露出原有的天然之美。
    旗袍,这朵最美的服饰之花,在战乱频仍的民国,盛放出了倾世之姿,它是多种文化交汇、融合的产物。乱世飞度,清平初来。经历了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旗袍,在如今又演变出了越来越多的款式。长度上有了长款、短款、中款,领子处也呈现出了万种风情。从旗袍的襟形看,更有方襟、曲襟、圆襟、大圆襟、双圆襟、单襟、双襟、琵琶襟、如意襟等多种襟形,它们各藏美蕴,衬托出女性不同的风采。
    一件量体裁衣的旗袍,它所需采集的人体信息,也绝非仅仅肩宽、胸围、腰围、臀围四个粗略的数据所能满足的,而是需要从颈部开始测量,颈宽、肩宽、胸围、乳峰、肩距、腰围、臀围、长度、袖跟、袖口和腕部等多个部位均需一一测量。除此,旗袍绲边、镶边、盘扣和刺绣的处理,同样丝毫马虎不得,它们是旗袍品质的象征。
    在笔者的想象中,能够完美诠释、演绎出旗袍之美的女子,当是吟着唐诗宋词长大的人物,她的心中有白月光、有青花瓷、有梅兰竹菊、有琴棋书画。一件精心裁剪的旗袍,只有穿在适宜的主人身上,才能绽放出那份美丽。若是一个胸无点墨的女子,穿上一款中国古典的旗袍,无论如何也是穿不出那份优雅高贵的。即使是一位高知的西方女子,穿起旗袍来,也总会有突兀之感,其原因就在于西方女子缺少了东方文化的底蕴,她的眉尖眼角,没有东方女子顾盼的神情和婉约的气质。这与东方女子难以驾驭牛仔、穿不出奔放洒脱的气质异曲同工。
    唯有诗书教养的映衬,才能让那一袭水墨旗袍或是碎花旗袍,展现出应有的风华,让人与衣相得益彰。想起张爱玲穿着旗袍的照片,把一个现代东方女子的神采,展现得淋漓尽致,此中有骄傲、有自持,还有假装坚强中透露出的迷茫和孤独,旗袍与她心有灵犀,一代才女把旗袍穿活了。
    旗袍,是在慢时光中绽放出来的优雅,穿旗袍是一种闲适有致的生活态度,亦是职场中淡定从容的一种职业态度。可以想象,于茶室中,那一位手持紫砂壶,为你泡制一杯香茗的旗袍女子那份娴静;也可想见今天舞台上,手执话筒、应对得体、进退从容的主持人,因自身的文化底蕴和优雅气质,使那身穿旗袍的身影,成为舞台上最美的水莲花,比如央视著名的主持人董卿。
    即使身处繁忙的都市,我们没有时间去享受那一份慢优雅,也难以经常让自己着一袭旗袍,惊艳时光,不妨在自己的衣柜里为旗袍留下一点位置,那里放置的正是女人的优雅心事。即使衣柜中无力绽放那一袭淡雅,也不妨在心中将旗袍奉为盛装,用诗书为自己增添气质,用克制规束自己的体态,等待完美绽放之时,圆那一份最美的女人梦。
    我亦期待着在一家书店,与一位轻盈浅笑的女子擦肩而过,而那一抹美丽,仿若令人步入旧时光。
    (《一生中总要穿一款自己的旗袍》,柳迦柔著,机械工业出版社2017年版)

-----------------------------------------------------------------------

我要报料 (有奖报料:50——5000元)

  • 网络报料台 随时随地 极速报料
  • 电话报料:66998651 邮箱报料:gaoyunling@qing5.com
  • QQ报料:
  • 手机报订阅:移动手机发送字母KTQDP到10086 每月3元

今日推荐

图说天下更多>>

2009-2017  青岛掌控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证:鲁ICP备10203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