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荷
青岛全搜索电子报   2017.07.18 星期二

 周 丽
   花开半夏又黄昏,临窗而立,贾鹏芳的二胡曲《睡莲》低低地循环播放。音符如水轻柔,缓缓流淌在心田。喜欢这样的时候,一杯茶,一首曲,一个人,一本书,做无用之事,遣有涯之生。邻居院子里的一池睡莲欲绽还休,静静地卧在水面上。偶尔,碧绿的圆盘上,有几滴晶莹的水珠揉着惺忪的睡眼醒来,一翻身,滚落池里,你看它们,多么小心,多么害羞,轻手轻脚,生怕发出的一点点声响,惊扰了莲心。
    “不喜春中花语处,独守孤寂云水间。”说的正是眼前的莲。低调、洁净的莲。她的身段是低的,即便在水中央写尽华丽一生,也是洗尽铅华的恬淡安然。心不染尘埃,质本洁来去。静于一隅,看着绚烂夏花纷纷涌上夏天的舞台,争相怒放,莲且从容。最美好的灵魂留给最懂得的人,最为值得。
    最懂她的,千年以前的宋人周敦颐是也。造访东林寺,正值夏末,寺内池塘里莲花盛开,清香悠远,他诗兴大发:佛爱吾亦爱,清香蝶不偷。一般轻意味,不上美人头。彼时的莲花生于池内,也悄然在周敦颐的心里发了芽。回去后,他让人新挖了一口池塘,全部种植荷花,取名“爱莲池”。每每闲暇之余,或独自一人,或邀约好友会于池畔赏花品茶。身居官场的周敦颐,不媚俗,不贪慕,不追名,不逐利。以病辞官后,重回庐山,在莲花峰下,建了“濂溪书院”。书院四周别无其它花草,莲塘相连,遍种莲花。他还在书院内建了一座“爱莲堂”,堂前凿有一池,里面种满莲花,取名“莲池”。千古名篇《爱莲说》便是写于此时此地。“余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一句更是流芳千古。
    去年夏天,酷暑难敌,有幸寻得鼓山寺旁的一处小四合院。推开虚掩的大门,瞬间,一股幽静清凉之意扑面而来,葱茏的竹林棵棵枝干挺拔,竹叶翠绿,亭亭如盖,荷池里的莲花在竹林浓荫的庇佑之下,自得自在。荷叶的清雅,荷花的淡香,沁入寸寸肌肤。那一刻,我仿若池里一尾红鱼,游动在绿的叶、粉的花之间,尺水兴波,摇曳生姿。钢筋水泥的丛林外,得有这样一处风景,耳清目明,心泊尘外,禅意悠悠。
    应友之约,和小城里知名的琴箫老师聚于寺内方丈堂前的空地,举办了一场名曰“一念花开”的雅集。暮色四合,檐下莲花灯渐次亮起,古琴幽远,洞箫低沉,诗人们用自己的声音把一行行诗句擦得雪亮。亮光映红了小池里莲花的脸;半轮新月浅浅笑,眉弯弯;就连树上的小鸟也舒展了眉头,叫声里少了聒噪,多了一份禅意。一念悄然,花开而成。是豁然,是抵达。
    桌上摆放的,是早市里买来的半篮莲蓬。蓬如小伞,一身碧绿,细指轻剥,饱满的莲子翠碧如玉,去绿皮,白嫩的莲子肉甜润可口。最后直抵舌尖的,是莲心。莲的心,我懂。藏在最深处,识得百般味。小心取出莲心,阳台上风干,藏于密封的瓶中。生活的洪流里疼痛难耐时,泡上一杯莲子茶吧,把生活的滋味慢慢品尝。

-----------------------------------------------------------------------

我要报料 (有奖报料:50——5000元)

  • 网络报料台 随时随地 极速报料
  • 电话报料:66998651 邮箱报料:gaoyunling@qing5.com
  • QQ报料:
  • 手机报订阅:移动手机发送字母KTQDP到10086 每月3元

今日推荐

图说天下更多>>

2009-2017  青岛掌控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证:鲁ICP备10203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