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在梦里
青岛全搜索电子报   2017.07.18 星期二

 任 静
   喜欢一首《高原蓝》,反复吟唱,就有一片纯净的蓝,洇开,变得空旷无垠,弥漫了贫瘠狭窄的视野,梦中的故乡有那么一片纯净的蓝天,正是这样的美、这样的蓝。
    对故乡的爱恋和怀念,许多人至死不渝。尼采说,有故乡者拥有幸福;苏东坡说,此心安处即吾乡。感佩苏学士再遭贬谪,依然旷达乐观的心情,却把他乡做故乡;已故作家史铁生对于故乡的理解和诠释无比广阔宽泛,他说,人的故乡,并不止于一块特定的土地,而是一种辽阔无比的心情,不受空间和时间的限制。这心情一经唤起,就是你已经回到了故乡。我和老家已经有了我一生也化解不了的血缘关系,追忆中的那抹光亮,会不停地在脑海中闪烁,我会在依恋眷顾中动情动容,这是我真实的人性。我不想回避,我无权回避这种“儿女情长”,他会随着岁月的流逝日益加重,永远挥之不去……
    好久没有回故乡了,和一位老乡在网上聊起家乡,说起家乡的家常饭,肠胃里仿佛有无数的馋虫在一齐蠕动,不禁开始格外向往那些自认为最可口的美味:清香四溢的小米稀饭、薄如蝉翼的清涧煎饼、耐嚼可口的绥德油旋、鲜美的横山羊肉、劲道十足的荞麦饸……老乡说,小时候的饭菜,调料很少,却香得很,其实美味并不是非要放很多味精的。说到一种爱吃的小菜——萝卜干,那种口味好清爽,在都市里是买不到的。我记得母亲常常将新鲜的白萝卜切成条状,在萝卜条上细细撒一层盐,待杀蔫后,放在日头下暴晒干,再放在瓷盆里倒上酱油,即可食用。住到省城后我曾试图做过一次,不知是因为阳光不充足,还是灰尘太大,怎么也吃不出故乡萝卜干的味道。有人说,哪个饭店的饭食都没有母亲做的香,这话我信。
    思绪在怀念中徜徉。故乡那条细而清澈的河流、那些盛开在山岗上洁白的苹果花、那眼覆盖着羊齿草的老井、那些透过嫩绿树叶洒在院落里的斑驳阳光、小时候一起上山拔猪草下河摸鱼虾的玩伴、场院里大槐树下的老碗会、丢在墙角里碎裂的大木桶、崖畔上红艳艳的酸枣树、屋檐上随风舞动的荒草……这一切熟悉的影像,全都烙刻在我记忆的底板上,没有一刻忘怀。节奏缓慢、空气清新、厚道和真实的故乡,是梦中一道绚丽的风景——我梦里的故乡,道不拾遗,夜不闭户,邻里和睦相亲,民风朴实淳厚。
    我们回忆的都是从前熟悉的故乡,现实中的故乡已经很陌生了。老乡才从故乡回来,对此颇有感慨。他说,故乡变了,变得已经快让人认不出来了。家乡人有钱了,买豪车,置房产,打麻将的多,走亲戚话家常的少,人情淡了。他们有许多人瞧不起没钱、没本事、混在城里的游子,会认为你是书呆子或是没本事的老实人。他们找你办事,办成了是应该,办不成则到处说你的不是。他们会在你面前打比方,说邻村的谁谁给村里争取了多少利益,给乡亲们办了多少好事,给谁的孩子找了好工作,言下之意对你充满了鄙薄和不屑,没人体谅你在外面打拼的艰辛……
    沧海桑田,时代在不停地变迁,我们承认故乡的确变了。可是,这其中是否有我们自己的责任呢?我们当初极力从村庄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到城市里去碰运气,追逐名利。我们千辛万苦地在城里奋斗,幻想着一旦走在城市里宽阔的柏油马路上,一切的好运就会随之光临。可是,事实上,无论我们付出多少,怎么也找不到城里人那样的优越感。离开故乡,失去土地资源,我们就成了无根的植物。我们将自己由威风凛然的猛虎变成一只媚态十足的病猫、由翱翔天宇的雄鹰变成逐臭的苍蝇。我们像喜新厌旧的负心汉,抛弃了故乡古朴的窑洞、悠扬婉转的情歌和年年盛开在故乡窑洞窗户上的窗花。我们的热情在奔波劳顿中消磨,忘记或者放弃了自己曾经对故乡肩负的责任。
    我们有什么资格抱怨故乡呢?是故乡承载了我们太多的精神寄托,故乡是供我们歇息的港湾。在跋涉的旅途中,故乡是我们的加油站,是梦中那棵源头上缀满花朵的生命之树。

-----------------------------------------------------------------------

我要报料 (有奖报料:50——5000元)

  • 网络报料台 随时随地 极速报料
  • 电话报料:66998651 邮箱报料:gaoyunling@qing5.com
  • QQ报料:
  • 手机报订阅:移动手机发送字母KTQDP到10086 每月3元

今日推荐

图说天下更多>>

2009-2017  青岛掌控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证:鲁ICP备10203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