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岱的“茶淫”生活
青岛全搜索电子报   2017.05.20 星期六

    晚明名士是复杂体。他们时而笑傲狂歌,放纵青楼,忽又寄情山水,参禅礼佛。他们总是在情欲中交战,又总能以清雅的方式,让自己跳出红尘。他们以园林营造出仙境,躲藏于此中。他们也以品茶来感悟人生,于茶中悟道。作为晚明名士精神的集大成者,张岱在茶的品鉴与意境上,也是高手。
    1597年,张岱出生在绍兴,他的远祖张浚是宋代抗金名将,官至宰相。高祖张天复、曾祖张元作、祖父张汝霖三代皆为进士,曾祖还是隆庆五年的状元。富贵豪门之家的张岱,就是不再科举上出人头地,一生也能一生无忧。他的祖父张汝霖在官场多年,深知其中险恶,也不勉强孙子苦读圣贤书。
    张岱的成长环境是轻松的,他的精力不是在科举之中,而是在生活中。他追求精致生活,热爱一切欢娱事物,将一切都玩到极致。他曾自述:“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花鸟,兼以茶淫橘虐,书蠹诗魔。”
    少年时候的张岱,对世间的万物充满了兴趣,他不时外出看灯,并想制作出“十年不得坏”的纸灯。十九岁时,张岱迷上了弹琴,他与朋友成立“丝社”,每月聚会三次练琴。他四处拜师学琴,琴艺精进,可以与大师同台演奏。他迷恋上了斗鸡,与朋友成立“斗鸡社”,发表檄文。张岱的叔叔被此吸引,每日里携带了“古董、书画、文锦、川扇”等物件,与张岱斗鸡相赌,结果总是落荒而逃。
    张岱祖父家居之后,“颇蓄声伎”,看戏自娱,在祖父的感染之下,张岱迷恋上了戏剧。对戏剧的痴迷与专研,让张岱屡屡能为惊人之举。魏忠贤倒台之后,三十二岁的张岱在家乡绍兴城隍庙,自编自导了一场讨伐魏党的戏剧《冰山记》,观者数万人,鳞次栉比。此年中秋,张岱有带了家中戏班,前往山东为父亲祝寿。路过镇江时,舟泊至金山寺时“已二鼓”。
    夜间,江风阵阵吹拂,月光透过林间朝霞,疏疏朗朗,如残雪艳艳,偶有寺中风铃之中飘起,更如美玉轻叩于心扉。目睹此等美景张岱“大惊喜”,立刻将家人唤起,携带戏具,盛张灯火于大殿之中,高唱梁红玉击鼓等戏。
    夜半,朦胧之中,或睡,或做功课,或冥思的僧人们,突然听到了阵阵缥缈之音传来。一寺的僧人都惊起查看。有老僧目瞪口呆,看到此景,“呵欠与笑嚏俱至”。金山之夜,突然大戏开锣,合寺僧人惊讶之下,竟无人过来查问何人在此演戏。戏演完之时,天已将亮,众僧送张岱至江边,看着解缆过江,“目送良久,不知是人,是怪,是鬼。”
    张岱生平喜欢雪,三十岁时他约上好友,带了家班戏伶,星夜之中,登山赏月。此夜,“万山载雪,明月薄之,月不能光,雪皆呆白。”面对大自然造化的美景,张岱感情流露,不能自抑,他面对群山积雪,举大觥畅饮,酒气冉冉,豪气自生。此时戏伶唱曲吹箫,诚若天人。一曲终了,至深夜,方才“坐一小羊头车,拖冰凌而归”,何其潇洒,何其痴妄。
    崇祯五年(1632),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张岱一叶小舟,独往湖心亭看雪。雾凇满枝,雾气弥漫,天云山水,一色皆白,湖上所见,惟有长堤一痕。至亭上,已有二人铺毡对坐,有小童烧酒,炉中正沸。见有同道踏雪赏景,二人大喜,拉住张岱同饮。张岱饮三大杯别去,至下舟时,舟子喃喃道:“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江南之地,一年不过几场雪。无雪之夜,待游人散尽之后,张岱泛舟于西湖水上,“酣睡于十里荷花之中,香气拍人,清梦甚惬。”
    追求极致的张岱,对器物的把握,茶道的精深,总让世人惊讶。
(13)

-----------------------------------------------------------------------

我要报料 (有奖报料:50——5000元)

  • 网络报料台 随时随地 极速报料
  • 电话报料:66998651 邮箱报料:gaoyunling@qing5.com
  • QQ报料:
  • 手机报订阅:移动手机发送字母KTQDP到10086 每月3元

今日推荐

图说天下更多>>

2009-2017  青岛掌控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证:鲁ICP备10203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