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 衣
青岛全搜索电子报   2017.05.20 星期六

    天色微明,“吱嘎”一声打开让夜露渍湿的木板门,勤快的主妇拎上一桶衣裳,到青石码头浣洗。红、橙、黄、绿,一件件浸泡后,摊在长条石上,“刷刷刷”,双手搓,水中汰,棒槌敲,“橐橐橐”,沉闷的捶打声震得额前青丝一漾又一漾,荷叶上的露珠叮咚一声落进水中。河水清亮亮的,水中是瓦蓝的天,一只杜鹃在飞,布谷——布谷——撒下粒粒珠玑,匆促而过……
    诗人眼里,红衣绿裳的浣衣是一道亮丽的水湄风景。瞧,苎萝村的西施姑娘袅袅婷婷地浣衣来了,云霞一般的轻纱拖曳水中,她青帕包头,蛾眉柳腰,桃花眼,芙蓉面,惹得鱼儿都来捧场,目不转睛地偷觑呢。黄昏时分,竹林边一阵喧响,采莲归来的女子还不忘来洗衣裳,只是她们的嬉笑太过热闹,惊扰了栖息的鸟儿,翠竹、鸟喧、紫襦青裙的女子,人手一筐浣洗的纱衣,还有微凉的空气,怡人的青草气息,全都笼在微醺的夕光里,是有声有色的风情画。或者是战争间隙,山下清泉,白马秋风,两位女战士,洗的却是染上战友血迹的绷带,满是征尘的灰军装,一并连她们乌黑的秀发,绿满千岩,浣衣石上,倚风凝伫,满目惆怅……
    烟火俗世中的浣衣,谁也没想到这般诗意。不过是张家老婆招呼李家大婶,一起上码头洗洗涮涮罢了。你洗衣,我浆被,她或者就在那里刷鞋子,一码头的村姑农妇都在忙,不停地搓、揉、撩水、挤干、再入水、拖、拽,感觉那衣衫一入水,铺展开来,倒像极了戏台上的宽大水袖,青石码头就是她们的小小舞台,而青碧碧的河面,连同岸边的杨柳、水中的藻荇、芦苇、鹅鸭还有傍河民居,小石桥、桥下扁舟,则是偌大的背景……所有的浣衣女都成了台上的角儿,端庄的青衣、俏丽的花旦,还有幽默风趣的彩婆子,甭管什么角色,她们的手总不闲着,嘴也不闲,或莺声燕语,或高门大嗓,家长里短、农活墒情,要么就是村镇逸闻、人情世故,被窝里的那些事,没遮没拦地都能在浣衣的同时得到一回交流与传播。若有个热心做媒的红娘在,洗上几回衣裳,准能成就一桩好姻缘。一年半载下来,一艘迎亲船吹吹打打地从码头上娶走,十八湾水路到他家,换一个青石码头,又一帮农妇村姑,继续浣衣,淘米,烟火生活。乡村的女子,可不就是这么过来的。
    家住东吴白石矶,门前流水浣罗衣。
    还是民歌里的浣衣有意思,山西有一支民歌这样唱:“亲圪蛋下河洗衣裳,双圪膝跪在那石头上,呀,小亲圪蛋——”是怜爱。又唱:“小手手红来,小手手白,搓一搓衣裳把小辫甩,呀,小亲圪蛋。”更让人爱。如此可爱的姑娘,在那里“刷刷刷”不停地浣洗,那种原始质朴的劳动之美,在姑娘一蹲、一搓、一动、一洗之中完美呈现出来,能不爱?乡间多少姑娘就是在浣洗衣裳时,让小伙爱上的,踢一块石子溅她一脸水,挨一顿骂也心甘,骂着骂着就骂出了感情,骂成了一家人,这样的趣话可真多。有时候,爱情的人生大戏就是以浣衣码头为舞台拉开帷幕的。
    如今,大家洗衣都在家里,用洗衣机,少了许多浣衣的情趣。
    在水乡小城,还能看到青石码头上浣衣的情景。琴键般的石条一级级伸向河浜,花袄黑裤的妇人在那里濯洗淘汰,岸边有人垂钓,晓雾迷蒙的河心里有人撒网,木栈桥上还有人在吐故纳新,对岸依稀有鹁鸪轻啼,青滴滴的河水晕开一圈圈涟漪。浣衣人边搓洗边闲聊,头一偏,一颗清凉露珠正滴在面颊上,抬头,竟是一棵高大的皂角树。

-----------------------------------------------------------------------

我要报料 (有奖报料:50——5000元)

  • 网络报料台 随时随地 极速报料
  • 电话报料:66998651 邮箱报料:gaoyunling@qing5.com
  • QQ报料:
  • 手机报订阅:移动手机发送字母KTQDP到10086 每月3元

今日推荐

图说天下更多>>

2009-2017  青岛掌控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证:鲁ICP备10203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