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失的家乡
青岛全搜索电子报   2017.04.21 星期五

 栾建东
   “我的家乡在哪里?我的家乡丢失了。”这是一首歌中的两句歌词,那歌词的作者就是我。只是不知道,是家乡把我丢失了,还是我把家乡丢失了。
    家乡是何处?应该是出生地吧。我出生在藏马县,1956年,藏马县撤销,并入胶南县,当时在藏马县工作的父亲和母亲,抱着三个月大的我,离开了藏马县城泊里,来到胶南县城王戈庄,于是,我成了胶南人。
    藏马没有了,我离开了,就这样,家乡把我丢失了。
    家乡,应该是工作和生活的地方吧。在胶南上学读书、生活工作、恋爱结婚、发展事业,我的青春就放在这里了。然而,2012年,胶南市和黄岛区合并,设立新的黄岛区,于是,中年之末的我,又成了黄岛人。
    胶南没有了,我还在,这一次,是我把家乡丢失了。
    家乡,更应该是祖籍吧。小时候,学校让填一份表格,我在籍贯一栏里写上了“胶南县”,父亲看了很恼火,训斥到:“连祖宗都敢丢,你不知道什么叫忘本吗?”从此以后,每当填表,我就在籍贯栏里恭恭敬敬地写上“山东高密”。
    我知道,我的身上,跳动着高密的脉搏,流淌的是家族的血液。可是,从生下来开始到现在,我没在高密上过一天学、干过一天工作、做过一件事情,对高密也没有任何贡献,这个家乡认可我吗?
    什么是家乡?
    有人说,是永恒的记忆,但我记忆中的现实却在不断地消失:奶奶家的石榴树,父亲家窗外的菊花,我家一次又一次迁动的房子。
    有人说,是固定的标识,然而,藏马县的白马河天天流,但昨天流过的是胶南的水;胶南大珠山的杜鹃年年开,但今年盛开的是黄岛的花;今日黄岛这片土地上人来人往,但现在这里生活着的还有不少的高密人。
    我的家乡是哪里?藏马,胶南,黄岛,抑或高密?也许都是,也许都不是,我的感觉中,自己就好像一片浮萍,在“家乡”这个水面上漂啊漂的。
    若是如此,我只会无奈地说:家乡,丢失也就丢失了吧,生活还在继续,哼一支《明天会更美好》的曲子,赶路要紧。

-----------------------------------------------------------------------

我要报料 (有奖报料:50——5000元)

  • 网络报料台 随时随地 极速报料
  • 电话报料:66998651 邮箱报料:gaoyunling@qing5.com
  • QQ报料:
  • 手机报订阅:移动手机发送字母KTQDP到10086 每月3元

今日推荐

图说天下更多>>

2009-2017  青岛掌控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证:鲁ICP备10203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