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街里
青岛全搜索电子报   2017.04.21 星期五

 蒋 同
   我生于1939年,祖籍威海。1947年父亲把全家从威海接来青岛,居住在台东棋盘街的一座里院里,从此开始了全新的生活。
    1951年,我考取了德平路上的第四中学。当时青岛只有一中、二中、三中、四中四所公立中学,学校分一部制和二部制,一部制全天上课,二部制半天上课。我考取的是四中的一部制,就好像考取状元一样,街坊四邻都纷纷夸赞。
    星期天,父亲和母亲领我上街里买新衣服和学习用品。
    当时有一首流行的童谣:“一二一,上街里,买书包,买铅笔,到了学校考第一。”
    父母带我“上街里”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了,但那时的场景还时常浮现在眼前。
    那个年代,青岛公共交通工具有汽车和马车,从台东上街里乘车的始发站在姜沟路靠近威海路的路口。
    公共汽车的发动机在车头的前面,人们称其为“大鼻子”汽车。由于使用时间太久,汽车显得破旧不堪,车厢狭窄,仅供二十几个人乘坐,许多座椅已经不能使用,乘客只能站立。
    由于汽油紧缺,汽车用煤气作燃料,车厢上顶着一个煤气包。汽车动力不足,车开到热河路,由于路的坡度太陡,乘客们则要下来帮忙,大家一起喊着号子,齐心协力把车推上坡顶。市立医院车站刚过坡顶,许多乘客在这里下车,他们也是热情不减,把车推了上来以后,带着满意的笑容离开。这时汽车便不再发动机器,沿着胶州路下坡滑行,下到坡底,到了中山路丁字路口就到了终点站。
    相比较而言,乘坐马车则显得比较奢华。一辆马车可以坐四个人,父亲包了一辆车,带着母亲和我三个人坐了上去。马车的棚子是敞开的,车夫坐在高高的驭座上,一手挥着鞭子,一手挽着缰绳,嘴里吆五喝六对马喊着。鞭子不时在空中甩一个响声,马打着喷嚏在前面跑,屁股后面有一个粪便袋子,马掌踩在路面上发出哒哒的声响。
    远远看见利津路上一座几十米高的圆形建筑,那是面粉加工厂的粮仓。面粉厂的前面有一条河,城市的生活污水和工业废水排到这条河里流入胶州湾。
    胜利电影院里播放着抗美援朝的纪录片,贴着海报的马车安装上高音喇叭,“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商业区没有叫卖声,只有这嘹亮的抗美援朝的歌声在天空飘荡。
    沿着辽宁路来到热河路上坡,车夫挥动着鞭子大声喊着:“驾!驾!”马低着头使劲喘着气,一会就赶上了被人推着向上爬行的公交汽车。
    下了车,沿着中山路走了没有多远,来到市场三路路口。路口有一个邮电局,市场三路沿街全是卖衣服、布匹、日用百货的摊铺。母亲买东西很挑剔,逛了一个钟头总算给我把行头置办齐了:一件黑色咔叽布的学生服,当时很流行这种立领衣服,下面两个口袋,上面一个口袋可以插钢笔。另外还买了一双黑色“万里”牌高腰胶鞋和一个斜挎书包。
    从市场三路路口沿中山路返回,马路对面就是劈柴院。走进劈柴院的门洞,里面别有一番天地,以小吃居多,炸油条、炸馅饼、煎炉包、煎锅贴、煮馄饨、熬甜沫、打豆腐脑等应有尽有,这些美食都是现做现吃。
    父亲和母亲领着我找了一个小吃摊坐下,父亲要了一杯啤酒,母亲端来三碗凉粉。凉粉使用海菜熬成胶制成,味道鲜美无比,我吃完了就央求母亲又要了一碗。
    省城工作以后,我到外地出差总要尝尝当地的凉粉,有豌豆凉粉,有地瓜凉粉,当然也有海滨城市的海菜凉粉,但总是感觉和当年我在劈柴院喝的凉粉相差甚远。
    过往岁月越来越远,思念刻在心中却越来越深。
    我的家乡,我的青岛,我在天上的父母……

-----------------------------------------------------------------------

我要报料 (有奖报料:50——5000元)

  • 网络报料台 随时随地 极速报料
  • 电话报料:66998651 邮箱报料:gaoyunling@qing5.com
  • QQ报料:
  • 手机报订阅:移动手机发送字母KTQDP到10086 每月3元

今日推荐

图说天下更多>>

2009-2017  青岛掌控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证:鲁ICP备10203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