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道明
青岛全搜索电子报   2019.09.18 星期三

    煤油灯,实际是用豆油放在碗和盘子里,里面放一根织的粗和细的线,把两根线头显露出来用火点着照明。母亲是个节俭过日子的人,只要能看清人脸,就不能点灯,只有等到天黑什么都看不见时,才舍得点起那盏昏暗如萤火虫般的煤油灯。母亲一人在家时从不点灯。我上小学回家时,总会看见母亲一个人在黑屋里坐在炕上,看到我回来,用火柴点细线头,灯虽然点着了,可光线却很弱,等一家人都归来,母亲点粗线头调亮。
    一家人吃过晚饭后,母亲是个闲不住的人,在煤油灯下纳鞋底或做一些针线活。冬季,我上小学五、六年级时,老师定期安排晚自习,同学们每人带一盏煤油灯。我的煤油灯是母亲用一小瓷瓶缝个袋子可用手提,这盏简易的煤油灯陪伴我念完了小学。每次课后在学校完成作业后回家时,鼻子和脸都会被煤油灯熏得黑乎乎的,用手一抹就成了大花脸。
    谁能料到,如今的农村家家户户都早已是电气化,冰箱、彩电、空调、洗衣机,电脑等电器也进入了千家万户。随着电的广泛使用,煤油灯早已被淘汰,取而代之的是各类节能灯。

-----------------------------------------------------------------------

我要报料 (有奖报料:50——5000元)

  • 网络报料台 随时随地 极速报料
  • 电话报料:66998651 邮箱报料:gaoyunling@qing5.com
  • QQ报料:
  • 手机报订阅:移动手机发送字母KTQDP到10086 每月3元

今日推荐

图说天下更多>>

2009-2019  青岛掌控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证:鲁ICP备10203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