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联合收割机结下不了情
青岛全搜索电子报   2019.01.09 星期三

    1962年,刚刚走出校门的马骏青就同街道一名同学一起报名,到了山东生产建设兵团黄河农场。“那年我16岁,青岛第一批去黄河农场的男女青年共计203名,后来又陆续增加到401名。 ”马骏青说。
艰苦的农场劳动
    “第一次下地劳动是秋季摘棉花,老工人教我们怎样摘。还有印象最深的是割芦苇,在结冰的冰面上,不小心踩到水里去,那叫一个透心凉。 ”马骏青回忆道,第一个冬季在农场过,没有取暖设施,宿舍的脸盆水冻成冰块,只能从食堂打点热水凑合。后来,他被分配到机务队,从此与康拜因联合收割机结缘。
与收割机结下“深情”
    刚到机务队正值冬季,拖拉机轮流进车间保养和检修。看到大卸八块的零件马骏青不知从哪里下手,师傅们就安排他洗零件。 “一个大油盆,里面装着柴油,两只手怎么也不敢伸进去,在师傅们的帮助下才找到了头绪。”马骏青说,回想那段人生的经历,他要感谢那些师傅们,至今他还惦念他们。
    1963年春,马骏青被分配在康拜因联合收割机包车组,当农具手,很快就熟悉了收割机的各部性能,又参加了广北农场的技术冬训班。同年二场新进了一台柴油机作动力的4115型新式联合收割机,他和师傅们按照使用说明书中的规定,认真地完成了组装和调
    试工作。
    “收割机在收割小麦作业时,对麦粒的损耗有严格要求,要随时检查,扬出的麦糠里有多少麦粒被吹到地上,按照要求每平方米以内不准超过多少粒,农业技术员随时跟车检查,超过要求,必须停车检查找出原因及时调整风量和其它部位。”马骏青讲起这些津津乐道且十分专业。 1974年他调回青岛李村,仍在农机部门工作。“那些年,那些事,我永难忘。回忆是美好的,愿我们能从回忆中得到快乐,我们每个人都留下了一段难忘的旋律,撒在自己走过的路上。 ”马骏青感慨道。记者 张磊1963年春,知青马骏青被分配到机务队,操作联合收割机。马骏青(左一)所在的山东兵团一师一团老知青,每月在青岛中山公园聚会联谊。

-----------------------------------------------------------------------

我要报料 (有奖报料:50——5000元)

  • 网络报料台 随时随地 极速报料
  • 电话报料:66998651 邮箱报料:gaoyunling@qing5.com
  • QQ报料:
  • 手机报订阅:移动手机发送字母KTQDP到10086 每月3元

今日推荐

图说天下更多>>

2009-2018  青岛掌控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证:鲁ICP备10203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