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栽秧我拉头趟
青岛全搜索电子报   2017.09.13 星期三

□陈家邦
    前几天,应老战友邀请到乡下钓鱼,走在塘埂上,只见鱼塘周围的田地里农民正忙着收割做田栽秧,顿时当年栽秧我拉头趟的情景映现在眼前。
    我虽然生长在农村,但没有种过田。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课外作业少,放学后出于好奇,除放牛、放鹅、挑猪草外,就是跟着大人们学车水、栽秧、拔草、锄地。我们这些毛头小伙干起来像模像样,栽秧拉头趟,就是我小时候在田间劳作露一手的绝活。
    记得初学栽秧时,每每凝望那水田里倒映着的蓝天白云,总感到栽秧是一件美事,等我下田尝试后方知自己是那么天真可笑。栽秧先由一名手脚麻利又有技能的人拉头趟,然后大伙依次一个跟着一个栽,男栽七行,女栽六行。
    栽秧拉头趟,是一种拼体力、拼技术、拼速度的劳动,没有两把刷子是不敢担当的。依稀记得当年栽秧我第一次拉头趟,是在如洲、如兴兄弟俩怂恿下进行的。我从田正中弯下腰身起好头,如兴哥用稻草帮我把两行秧吊好线,刚栽出一米多长,两个哥哥便从两面栽秧追上来了。他俩想超过我,当时,我年少气盛,哪能服输,左手把秧、分秧,右手拿秧、栽秧,手起秧落,快得秧水连成一线。眼看他俩要与我齐头并进了,我腰都不敢直一下,埋头栽秧,抬头看行,总算把头趟拉到头,七行秧栽得间隔匀整,横竖对线,受到大伙同声称赞。
    少年时我不仅学会了栽秧,还能拉头趟,这在男孩中是为数不多的,对此,父母感到脸上很有光彩。一晃五十多年过去了,当年栽秧我拉头趟,足下暑气升腾,背上烈日烧烤,泥水趾间滑动,水田中的水腥味,秧苗里的清馨味,人身上的汗液味,栽秧那份苦,至今仍印在我的记忆中。

-----------------------------------------------------------------------

我要报料 (有奖报料:50——5000元)

  • 网络报料台 随时随地 极速报料
  • 电话报料:66998651 邮箱报料:gaoyunling@qing5.com
  • QQ报料:
  • 手机报订阅:移动手机发送字母KTQDP到10086 每月3元

今日推荐

图说天下更多>>

2009-2017  青岛掌控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证:鲁ICP备10203953